新訓中心(七)

「068…068…」寢室門口傳來了幾聲熟悉的號碼。
「嗯?」我懷疑我的耳朵。
「喂!在叫你啦!」旁邊的人推了推我。
「有……」我以狂奔的速度出了門,幾乎忘了我的腳在痛。班長斜眼瞇了我一下。

看到久違的家人(其實也才兩個禮拜而已)令我不禁熱淚盈眶,彷若是救世主降臨,仰望渴求他們來安撫我的不安和委曲。爸媽提著大包小包的食物和水果,連冰桶都帶來了,我們就在中山室坐了下來,爸拿出「祖傳祕方」的草藥來幫我敷腳,我一邊吃著水果和媽一大早就起床煮的香菇雞湯,心裏是滿滿的感動,讓我暫時忘卻了連日來的不愉快,對!就像是做夢一樣,此時此刻,再沒有比「做夢」來形容的更為貼切了。營區裏到處迴盪著笑聲和小孩子追逐嘻戲的聲音,我想,不只是我,包括許多人,是第一次這麼強烈的感受到家人所帶來的溫暖。

「要不要去福利社買東西?」媽問我。
「好啊……」我想要不趁今天去買個日常用品,平常的休息時間,我這個跛腳新兵根本就跳不到那邊去……。
一路拐著拐著跟著我媽,可是眼睛仍不時注視著四周,看看有沒有長官經過,要記得說「長官好」,可是這一天,長官們好像都躲了起來。跟媽談了很多這兩個禮拜以來的感想,其實媽也不太懂,只是心疼我所受到的折磨,要我多忍耐就是了。營站裏人山人海,空空的售貨架連補貨都來不及,舉凡衛生紙、香皂、內衣褲等幾乎全被搶購一空,冰箱裏也只剩剛補進去一點都不冰的「冰紅茶」,連礦泉水都賣光了,實在誇張的很。媽買了幾件軍用內衣說要給弟穿,我想,等他當了兵就知道……有多不想穿這件「綠內衣」了!

九月的秋老虎不斷地咬蝕著人們對於熱度的抵抗力,只要站在柏油路上超過十分鐘,就會讓人有融化的感覺,可是我們還是得穿著厚重的草綠服,儘管上面的汗水早已乾了又溼、溼了又乾,一圈圈的汗漬成了結晶鹽的同心圓形狀。我的好脾氣使我毎次出操的時候負責公差班的搬水桶工作(因為沒人願意搬),大家總是搶著搬那些較輕的教具,不過一旦出操完畢準備回營的時候,卻又人人搶著搬水桶,因為此時裏面的水早已喝光了,只剩空桶而已,想當然耳,這次又換我搬教具了,人心之狡詐可見一般!

“新訓中心(七)” 有 1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