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頭,說什麼風涼話!

某部長說要開設警察學分,開放流浪教師來轉職做警察,以補足警力的不足。

你可以想像嗎?原本該在教室裡拿著粉筆教書的人,要變成拿著粉筆在地上寫拖吊的車牌號碼,這種反差有多大?

真是豬頭,說什麼風涼話?如果我們只是為了求一個職位,我們何苦這麼辛苦的參加這些嚴苛的考試,去爭取這麼微小的希望?我們這麼努力,是為了什麼?就是喜歡教書啊!豬頭!那我們是為了當老師的福利嗎?你們想當然爾會如此臆測我們的意圖,但事實上是,若你真的喜歡這份工作,即使薪水微薄,你仍然會教書教得不亦樂乎。講台就是教師的舞台,我們每個人都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去爭取站在台上的機會,這是公平的,但是你不能在這麼困難的時候,不願意改善這些師資培育計畫失當的後果就算了,還盡說些風涼話,出些餿點子,不但對我們的處境一點建設性也沒有,只會讓我們感到悲哀,和被恥笑的羞辱感。

會踏上這條路,不是聯考填志願考上的,更不是沒工作,才想找個公職來做(如果是這樣,那不如去考高普考),因為教過書所以喜歡教書,才這麼努力的想成為教育圈的一份子。如果你懂得小孩臉上那種求知的渴望,如果你能體會教書的成就感,如果你有一點點同理心,你就不該說這些話,如果這些話是開玩笑的,那就更不該了!豬頭!罰寫「我以後不會說風涼話了」一百遍,明天交!

延伸閱讀:
謝揆新點子:流浪教師彌補警力
杜正勝:人人可考警察 相關規定應問內政部
全教會抨擊:頭痛醫頭的短視政策
藍綠委口徑一致:不妥當
蘇嘉全:歡迎合格教師投入警察特考
警政署:拿粉筆一樣可拿槍桿
直言集》即興式施政 口惠實不至
流浪教師彌補警力? 大學生搖頭
在講冷笑話嗎?–酋長的部落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