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英語話劇工作記錄

沒想到這個工作一做就做了三年,固然辛苦卻也樂在其中。能有這樣的舞台,讓我能夠繼續揮灑著我的夢想,我想那就是老天爺的旨意吧!這三年來所面臨的人生困境,有著這個令人愉快的活動穿插著,感覺起來也沒那麼痛苦或不甘了。因此,對於英語話劇的感情,不只是對外比賽得名而已,其中所蘊藏的喜樂,就好比百憂解,有效且迅速的解決心理的疼痛。

目前的演員班底大都已經合作過二年或三年,因此默契不在話下,很多演技上的指導,通常只要點一下,他們大概都可以了解我要的感覺。今年練習和背稿的速度都相當的快速,可能是因為參與演出的小朋友,都已經具備至少一年的比賽經驗,更是精英中的精英,而他們的演技,是我最自豪的一點,往往是我們可以勝過其它學校的有利條件之一。

今年採取的方式跟往年都不同,首先是劇本寫作方式,前兩年大都是完成劇本後,再進行選角或角色分配,今年一開始因為劇本有些問題,而延遲了劇本完成的時間,後來決定把原先的劇本推翻,重新用更完整的故事架構加以包裝,劇本幾乎全本更新,更新的同時,也確認要以演員特性為主,量身訂做劇中每一個角色的個性與台詞,希望演出時能夠更精準、更自然。後來因為劇本來不及如期完成,只好邊寫邊發,每天就好像看小說一樣,有新的章節會出現。完成後的劇本,我個人相當滿意,難度較去年降低很多,但能夠發揮的空間更大,全劇劇情完整,幾乎沒有破碇,也少有累贅的話,如果能夠順利演出,應該會很精彩才是。

除了劇本的創作與往年不同之外,練習的方式也有所不同。我們用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對稿,純粹訓練語氣和聲調,而不像以前說話和肢體同時訓練,常常會互相影響,而效果不彰。這個禮拜的練習,證明了這樣的訓練方式,對於他們的幫助很大,語言的流暢度很顯然與肢體的靈活度相輔相成,而不是互相牽制。

創作劇本的時候,我刻意將演員「模組化」,減少零碎的對話,而採用類似兩人、三人或四人的對口相聲方式,這樣做的好處是,當進行練習的時候,可以把演員區分為數組,分別練習不同的對話區塊,然後再組合起來,不僅節省練習時間,更可以培養對話區塊的默契度,再也不會有人站在旁邊沒事做,練習的速度與成果都事半功倍。

我對這些小演員們充滿了信心,接下來要擔心的是佈景的問題,這一向都是我們的弱點。

“94英語話劇工作記錄” 有 9 則迴響

  1. 今天早上的練習又陷於動彈不得的狀況中,因為學校運動會在即,有許多的會前預賽必須分批進行,而我們的演員中又有很多是運動健將,我只能說他們實在太優秀,才會如此分身乏術,不過我還是小小生了一點氣,甚至整個早上都不太高興,總是覺得學務處跟我犯沖,每次都礙手礙腳,又沒得商量,總是強制的執行他們要的。

    不過一回到教室上課,就會暫時忘了這些事情,但是下了課,就像洩了氣的皮球。

    總是覺得有很多的事情都不確定,有很多的小細節需要修改,這是每一年比賽前都一定會有的心情與壓力,雖然心知肚明這樣的狀況,我依然還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中午把修改過的劇本重新演練一遍,第一次演到了第三幕,卻因為Andy不專心,該換他上場了,他還在跟其它人聊天,所以我又發了一頓脾氣(我真的很愛生氣…),痛罵加哀求他們好好配合,量一次正確的比賽時間。結果第二次重測的結果是十一分四十秒,令人捏把冷汗的驚險時間。

    希望明天可以順利演出,一切平安就好。

  2. 今天的演出一切順利,只是老毛病還是不少。

    現在最令人頭痛的是時間的問題,最近的演出不是忘了量時間,就是量了時間卻忘了把馬錶按停。

    下午又忍痛把幾句話修掉,劇本已經精減又精減,已經無法再濃縮了,後天就比賽了,這時候還在修劇本實在很冒險,但也沒辦法,因為若是因為演出時間超過而被扣分,我一定會搥胸頓足的。

    也許是今年的劇情很完整,所以要刪就顯得相當困難,每一年我都希望時間可以是十五分鐘,這樣才能把情緒和劇情完整表達,比賽的十二分鐘實在太短了些。

    明天Shierly不在,只有我孤軍奮戰,可是明天是重點中的重點,要修戲、照相、錄影、加練,還要清點所有物品,天啊!真令人緊張!

  3. 今天英語聯歡會的對象是高年級,經過星期三和星期四的佈景修改和演員調整後,今天的演出大獲好評,主任和很多老師都表達了他們的感動,直言我們會得大獎。

    不過還是有一點點小瑕疵需要修正:

    1.演員離舞台前端太遠了,要往前站。
    2.Jerry的臉太臭,沒有笑容。
    3.四個跳舞的男生非常不整齊。
    4.麥克風依舊有問題。
    5.開場時的音量控制。

    對於老師們的讚美,讓我恢復了一點信心,也算完成寫劇本的時候,想要感動人的初衷。

  4. 今天開始的英語聯歡會,話劇團第一次公開在學生面前表演,表演的狀況還不錯,雖然下面坐的是一、二年級,大概都聽不懂演出的內容,但演員們的肢體動作還是能引起一串串的笑聲。

    我就像個媽一樣,總是擔心即將離家到外闖天下的孩子,對話劇團的孩子也是一樣,怕他們掛一漏萬,幸好他們今天都很合作,沒有人忘了什麼東西,倒是佈景的狀況很多,讓我忍不住大動肝火,不過,那是正常的…

    今天主任總算見到效果不佳的佈景,我們之前所擔心的事情一一應驗,但令人害怕的是,會不會連佈景不好的責任,我們都得擔下?

    現在我只希望可以順利的結束比賽,不要出任何狀況,至於佈景…都可以啦!我實在沒有立場再去說些什麼。

  5. 今天去縣府彩排,不曉得是不是今天的精神不太好,一路上我都覺得暈眩,或者是因為參與人數實在太多了,一群東奔西竄的小朋友讓我覺得頭昏。

    一個小時的彩排時間,東扣掉裝麥克風的時間,西扣掉罵人管秩序的時間,居然只能排兩次的表演。

    今天的表演維持了水準,但有種說不出來的怪,總覺得少了點精神或是平常練習的那種活潑的感覺,是因為場地不太適應呢?還是平常玩慣了,等到正式演出時,就忘了該做的動作和表情呢?

    而且縣府禮堂裡有種說不出的冷清感(是今天天氣太冷?),感覺不出前兩年那種緊張的氣氛。

    又或者是佈景實在太空洞了,所以整個空蕩蕩的舞台,無法與前兩年的氣勢相比。

    我實在想不出原因,到底是哪裡怪,其實我並不認為他們今天表演的差或是不盡力,反而感覺到他們比平常練習時認真了許多,只是這樣的認真是不是也限制了他們的演出,處處顯得綁手綁腳,好像手腳都被小人綁起來的格列佛。

    佈景只經過彩排兩次就破壞殆盡,但問題不是演出的小朋友破壞了它,而是本身製作的材質和耐用性有很大的問題,整個在舞台上的效果也很不好(垃圾袋的感覺真的很cheap),這樣的佈景如何能承受這星期全校公演的三次演出?更何況比賽?

    佈景永遠是我心中的痛,學校裡沒有人材可以運用,也許就算有,也不想參與吧!

    回到學校後,這些小演員被我訓了一頓,其實我認為他們是ok的,只是可以更好,我也想挫挫他們的銳氣,免得他們總是以為自己比別人強,表演的比別人好。

    今年參賽的隊伍一共才十四隊而已,比去年少了十隊,去年得獎的一、二名都沒來參賽,也許學校都倦了吧,如果明年我走了,草國可能也不會參加了吧!大家都嫌累和麻煩,大概只有我喜歡吧!

    祈求今年能得名就好,對於今天彩排的結果,我對於比賽沒有很大的信心,至少比起往年來說,那種得獎感少了很多。

  6. 也許是好事多磨,一連串的小意外不斷發生。今天又發生珮君老師忘了把尺寸表交給做T-shirt的廠商,實在令人捏了一把冷汗,難怪已經一個禮拜了,廠商都還沒有sample給我看,珮君老師也很可愛,緊張的下課就往家裡跑,把東西送到廠商那裡去,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些不斷發生的小事,今天雖然我會擔心T-shirt是否能夠如期完成,但卻不緊張。

    所以,雖然這一路走來小意外不斷,但我們很幸運,從來不曾因為這些小意外而發生任何無法挽救的事。

    我對星期一的彩排充滿了期待,更對於比賽結果充滿了信心。

  7. 今年從開始練習以來就阻礙重重,雖然都不是什麼大事,但就會讓人覺得很受挫。

    這原就是個集眾人之力才能完成的工作,但我們能得到的資源與支援卻越來越少。除了常常受到某處室不尊重的干擾外,就連教務上的配合,也顯得有氣無力。

    不曉得如今的校園多了些什麼或少了些什麼,氣氛似乎很詭異,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我不曉得對於某些人來說,「英語話劇」代表的是什麼?雜耍團?

    當其它學校投注所有資源在發展這項活動的時候,我們卻處處受限,甚至要擔心導師那邊可能責難,而當某處室要舉辦活動時,無論大小,我們都得讓出原來的練習空間,他們從來不事先告知我們,每次都讓我們有種被趕走的感覺,事先的溝通,有那麼困難嗎?

    我們也是個對外比賽的團體啊!為什麼要被如此不公平的對待。

    一向挺我們的主任,似乎也因為某種說不出口的壓力,使得我們的求助往往碰個軟釘子,我們只好知難而退。

    我當然羨慕那些傾全力在英語話劇的學校,但我也知道那樣很累人,因此原本就希望今年能動用的人力或資源越少越好,最好跟某處室一點關係都沒有最好。

    我真心希望今年我們能得到一個好成績,給那些人看看,也算一記回馬槍。

  8. 今年的練習進度比往年都來得早,但是隨之產生的問題也不少,尤其是練習過度所帶來的問題特別令人困擾。

    這群好動的孩子,一旦把劇本背熟了,就開始搞怪了,原本該正經的劇情,被加上幾個小動作之後,就變得突兀好笑,但好笑歸好笑,總不能就這麼胡鬧著上台。

    回顧過去兩年的比賽,他們也是如此惡搞著,但最後比賽的時候卻又表現的超乎期待,真不曉得該說他們聰明呢?還是我們杞人憂天了?

    今年還有另外一個困難,就是佈景的問題,由於佈景動用到許多的人力,所以還有人員的訓練問題。當初這個耗費人力的點子卻不是由我或Shierly所提出來的,可是我們卻必須承受訓練的責任,而當初提出這個點子的人,到最後就只是把這些「道具」做好而已。

    當初在開會的同時,我們早就聲明,這樣的做法我們當然贊成,只是我們無法兼顧演員和佈景人員的訓練,我還特別強調佈景簡單就好,不想動用太多人力,因為就早預料得到最後會是這樣。

    為什麼都無法分工合作呢?

    你很忙,大家也都很忙啊!

    結果今年還是一如往年一樣,佈景的部份還是超爛的,就是因為沒有人願意分擔這些責任。

    我們都盡力了,現在只希望順利演完吧!

  9. Kevin實在是個悶騷的小孩,外表帥帥的他,處處為了形象,而表現出不同其他孩子的舉動,總是讓人啼笑皆非,一上了台,他可以不管別人的看法如何,做著那些耍帥的動作,一臉認真又正經的講著台詞,就是會讓人忍唆不住的發笑,有時候甚至覺得,其實他是故意的,因為他知道我們會笑。平常看起來靜靜的,像個乖學生,但實際上私底下又像個普通孩子般的玩耍,應該說他成熟呢?還是幼稚?我想他上國中以後會是個少女殺手…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