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 明天去看雪狼湖

日子真的過得很快,記得才剛看完「梁祝」,怎麼一下子又輪到雪狼湖,接下來又很快的由「歌劇魅影」接手。

幾個月前訂票的時候,只記得趕緊搶票,根本不曉得明天是投票日,明天上台北肯定會塞車。雖然我不是個政治狂熱者,但我卻很喜歡坐在電視機前跟全家人一起看開票的結果,對我來說,那跟看奧斯卡或金馬獎之類的頒獎典禮差不多,可惜的是,明天要去看雪狼湖。要是能錯開的話就好了!

今天看報紙的新聞,張學友為了今晚開演的雪狼湖,風塵僕僕的來台,但是「他感冒了」,真是不好的消息,這樣不知道會不會影響今晚和明天的演出?

晚上的消息:
張學友的感冒果然影響到了演出,根據網友的說法,張學友撐了半場後,就撐不下去了,而且還哭得蠻慘的,整場只好下個禮拜重演一次。我想張學友一定很難過,在台灣的首演是如此的不完美,所以他只演半場是對的,那是他對品質的堅持,不希望自己的作品這麼狼狽的呈現。另外,網友也指出小巨蛋的音響蠻差的,還會破音,天啊,明天的雪狼湖到底能不能看啊!張學友的感冒,也不可能明天就好了吧?

演出後的感想:
昨晚看了雪狼湖,張學友的聲音依舊沒有恢復水準,從第二首歌開始,聲音就時好時壞,大部份都是啞啞的,某些段落的高音令人捏了把冷汗,深怕他唱破音,不過也很令人心疼的是,他很努力表現最好的那一面,即使聲音狀況不佳,他還是很用力很認真的唱,甚至是硬擠出聲音來的,最糟糕的一首是他和許慧欣合唱的「流星下的願」,聲音聽起來彷彿是阿杜上身,他自己也知道唱糟了,唱完後還可愛的跟觀眾比比求饒的動作,大家都知道他的狀況,所以不吝惜的給他最大掌聲,因為大家都看得出來,張學友很認真也很誠懇的去完成他的表演,但我想他自己應該很不滿意這樣的演出,果不其然,昨晚唱罷後就宣佈休息三天,把接下來三天的表演往後順延。

可是,那我們聽這場沙啞聲的觀眾怎麼辦?

令人驚艷的是許慧欣,她的聲音的穩定度實在沒話說,音準節奏都抓得恰到好處,近乎完美,跟原聲帶裡的聲音幾無差異,唱現場能夠唱得這樣,令我對她偶像歌手的印象大為改觀,即使是演戲的部份,也是有板有眼,唸白和情緒都處理的很好,是全場最讓我激賞的演員。

不過陳松伶的部份就令人失望了,雖然她的聲線很近似於原聲帶裡的陳潔儀(模仿?),但是穩定度不足,聲音時大時小,甚至對著麥克風有嚴重的吐氣音,對於舞台劇的演出是很不專業的。若是由陳潔儀來詮釋這個角色的話,這個角色會更有生命力。

其他的演員大概都是大陸人,大陸腔很重,但表現非常專業且亮眼。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飾演小雪的媽媽的那個演員,聲調誇張,是劇中的甘草人物,不過建議她講話的速度可以放慢些,因為她的聲音很尖銳,若是講太快的話,幾乎聽不清楚她說了些什麼,只覺得耳朵發疼。

小巨蛋的音響沒有想像中的差,只是高音部份太尖銳,有些音量真是放太大了,中場休息時,耳朵都是呈現耳嗚的狀態,看一場這樣的秀下來,耳朵不曉得受到多大的傷害。

小巨蛋被東森改得太商業化了,每個樓層都在賣吃的,爆米花、汽水,甚至還有滷味,只要有廁所,旁邊一定有賣吃的,但都貴得要死,這麼高水準的演出,怎麼還能賣這些吃,滿場聽到觀眾咔哧咔哧的吃爆米花,更不用說熱狗和滷味的味道了。紀念品的攤位也不計其數,但定價有些貴,一本節目單要賣四痀¾元,裡面也沒印什麼,不如去買原聲帶,這是我第一次去看音樂劇不買節目單的,我只買了一張一百元的紀念海報,覺得還比較划得來。

說到「划得來」,昨天演出的字幕也有很多錯字,例如「划得來」,就把打成「劃得來」,還有些字的用法也怪怪的。

開場時提醒觀眾注意事項的男聲也很怪,有些奇怪的口音,像香港又像大陸,字詞的用法也很怪,明明就在台灣,用字遣詞卻很大陸腔,如「傳訊機」(B.B.Call)之類。

我坐在三樓25排,雖然正對著舞台,但直接目視的話,演員只有火柴棒大小,且舞台上方還會被懸在半空中的攝影架擋到,雖然帶了望遠鏡,演員的臉孔還是模糊難以辨視,如果要坐這個位置的話,最好帶個高倍率的望遠鏡,坐在我的隔壁走道邊,就有人帶了那種賞鳥用單筒的望遠鏡,像支大炮一樣,嚇了我一跳。

小巨蛋的位置狹小,走道擁擠,散場時一萬多名觀眾擠得水洩不通,但未見有人員疏導,外面只有人員喊者用票根換抽獎卷,讓場面更加混亂,我們走了十分鐘才走出小巨蛋,這樣的場面很令人擔心,若是有火災或是其他災害的時候,這麼狹小走道,如何能夠讓這麼多人逃生?

接下來要迎接的就是明年的「歌劇魅影」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