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一路好走

其實我很難過,難以言喻的難過
雖然廖老師不是什麼親人,但他曾是我的指導教授
也是我的貴人,提攜我甚多
前陣子心裡念著要去探望生病的他
卻一直沒把時間空出來
我和他的最後一面應該是去年暑假的時候,到他們家修電腦
那時候的他已經狂咳不止了,我都當他跟以前一樣,可能外務太多,話說多了些
誰也沒想到這就是病徵
不曉得他自己知不知道自己的病,還努力的掙錢給妻小
以前和小珊常開玩笑說,他的運氣真的很好,每次對發票總是對得到獎
誰知道在他的短暫人生當中,也許這些運氣只是上天對他的補償

固然做為一個指導教授,他對我的指導可能微乎其微
但做為一個長輩,他對我的關心和愛護,就足以讓我感念在心
老師,來不及對你說的是,謝謝您!老師,請一路好走!

也許超脫凡間的您,才能真正享受你應得的悠閒生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