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

最近幾天的早晨冷冷的,但在圖書館裡K起書來神清氣爽,也不知道是不是現在的人不愛唸書了,比起五、六年前我忙著考研究所的時候,圖書館裡K書的人多到滿出來,還得一大早來排隊搶位子,不過現在整個閱覽室空空蕩蕩的,到下午人才會慢慢多了起來。

久違的圖書館依然有著幾個熟面孔,有幾個圖書館員,過了這麼多年,他們的臉依然是張「撲克臉」,令人不寒而慄,還有門前熱情的摩門教傳教士,每次走出大門,總要害怕他冷不防的撲了上來,雖然知道他沒有任何惡意,只是為了傳播上帝的福音,可是還是很怕被他纏住,問我知不知道愛是什麼?要是他多跟我談談他們在台灣的生活,我還比較願意聽,不過他們離鄉背井來台確實是很辛苦,即便如此,我還是會從他們身後偷偷溜走…

閱覽室裡也有幾個熟面孔,雖然叫不出名字來,但這幾年來,只要去圖書館的時候,一定可以看到這幾個人出沒,有時候覺得自己像愛蜜莉一樣,自編劇情猜測著別人的職業或是其中的因果關係,套用李安常說的一句話來照樣照句:「人人心中都有一個愛蜜莉…」各種古靈精怪的想法,我想,你也有吧?

早晨的微風輕輕的從窗外溜了進來,偷偷的在每個人的臉上,留下了希望的標記,只要多看一行字,多翻一頁書,這個標記就會越來越大,一直到整張臉都發出了希望的光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