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記(四)::匆忙的告別

七月十八日,金門,天氣晴。

昨夜翻來覆去,怎麼樣都睡不太著,倒不是住的地方不好,可能是我腦子裡裝了太多東西,卻沒有倒出來,在那邊攪著攪著,所以就睡不著了。

在床上半夢半醒的躺到六、七點就醒了,醒來也不知道要幹嘛,又不敢出去隨便在營區裡走動,只好拿著國文讀了起來。九點的時候,營長打電話過來,問我要不要跟他出去走走,他去督導一下彈藥庫搬遷的事,我留在車上看看書,本來我是拒絕他的,因為怕擔誤到他的工作,但後來他拎著早餐來找我時,我就改變主意了,也許營長想趁中間休息的時候,帶我到處看看吧!結果我想的一點也沒錯,他正有此意,所以拿著一本國文參考書就跟他一起上小車去了。

金門因為戰略地位日漸式微,所以國軍單位大量從此裁撤,這裡已經不像從前,到處充滿了身穿迷彩服的阿兵哥,反倒是各種公共建設如雨後春筍般的冒了出來,路旁一整片一整片新蓋的社區,生活條件比台灣還好!因為單位裁撤了,所以原本分散各地的彈藥庫,也必須重新安置,營長今天要督導的就是這個工作。

我和駕駛兵留在車上,吹著涼涼的冷氣看著書,剛開始我還跟他聊了一下,但他似乎不太敢說話的樣子,我就不為難他了,我把注意力放回我的書本上,過了一會兒,他就睡著了(每個當兵的人似乎都特別累……)。我在車上等了大概一個多小時,期間不斷有許多的高官前來督導,尤其是指揮官來的時候,身旁圍繞著提著黑色公事包的侍從官,以前當兵的時候,看到這種場面都是嚇得兩腿發軟,能躲就躲,所以看著駕駛全身都「豎立」起來的樣子,還挺好笑的,但其實我還是會緊張,深怕我這個外人在此會害了營長,於是我根據我當傳令的經驗,我請駕駛先關掉車子引掣,免得有人過來關切而發現我們在車上吹冷氣,事後證明我的判斷沒錯,因為營長後來還詢問駕駛這件事,幸好我叫他關掉了引掣。

大約十點半時,營長回到了車上,我們出發到浯洲陶藝和宏玻陶瓷場參觀,回程的時候在某個營區又拿了我的素食便當(昨天應該也是從這裡送來的吧!),中午回到了營長的房間用餐,吃完飯後,營長進房休息,我就坐在客廳裡看報紙,突然響起了一通電話,是Irene打來的,我壓低了嗓門跟Irene講話,深怕吵到營長的午休,她告訴我台北這邊進入複試了,所以要我考慮是不是要回台灣,明天參加口試,而且金門的初試也沒過,我掛掉電話後,考慮了大概五分鐘,就決定先回台北,所以我回到招待所裡收拾行李,心裡想著不知道可不可以在下午趕上回台的飛機。

等不及營長起床,就打了個電話給他,跟他說明即將回台的訊息,我想他應該也是一陣錯愕吧!根據我對他的了解,他可能會覺得是自己沒有好好招待我,所以我才急著走,他說他中午休息的時候,還邊想著要帶我去哪裡繞繞,但是現在卻不能去了,哎!我也覺得很可惜,跟著他去逛,總是可以看到一些平常人看不到的景點啊!

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包括營長給我的兩個馬克杯、兩個古典茶杯組和臨行前又塞給我的兩件衣服(但我還是忘了要帶一些軍罐),營長還堅持要去買個貢糖給我帶回家,所以我們又到聖祖貢糖去買了一箱十包的貢糖、海帶醬、海鮮干貝醬和一大罐高粱豆腐乳,我的雙手已經快拿不下了,營長還一直鼓吹我買東西,我想要是時間充足的話,他八成還會再買兩瓶高粱酒給我帶回家。

趁著採買這些紀念品時,因為店裡有營長認識的人,所以請他幫忙排補位訂機票,然後我們才能慢慢的看、慢慢的選。等我們到了機場,那班三點多的飛機,我排在大約第二十四個補位,我想應該很難補上吧!所以就到每個航空公司櫃台去填寫補位清單,但每個補位清單都寫了好幾頁了,機場裡人山人海,有許多都是跟我一樣來考試的人,準備來排補位回台灣。

幸運的是,大概等了十五分鐘左右,櫃台小姐開始叫補位的名單,而我居然成為最後一個補到位的人,這班飛機就客滿了!今天坐的飛機是大飛機,而且天氣好得很,所以整個航程都非常的平穩,我還睡了一會兒,一點都不緊張,三點多的時候我還在金門,但一轉眼四點多的時候就回到了熱鬧的台北街頭,一切彷如隔世。

這四天的金門日記有如流水帳的記法,是因為金門對我來說,有著一種令人難以抹滅的情愫,姑且不論這次考試引起了多少考生的怨氣,我想把每一次回到金門的記憶牢牢的記住,畢竟這是個我曾經生活一年多的地方,這裡有著太多屬於年輕的回憶。

“金門日記(四)::匆忙的告別” 有 4 則迴響

  1. 你真的滿幸運的,認識一個真性情的長官,
    我想他應該恨不得你多住一個月吧,
    也許他也難得有過往的部署到金門去考試兼探親吧
    哈哈~~~感覺是一個快樂又充實的金門之旅,
    希望以後也有機會去金門看看。
    我還機會沒去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