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 :: 人性中潛藏的邪惡因子

「邪惡」電影海報光看片名會以為是「惡靈」之類的恐怖片,但實則不是,若真要把它歸於此類,也可以說是關於「人性」的恐怖片。

許多當過兵的男生,大概都有著跟片中男主角同樣的境遇。菜鳥新兵總會被學長以各種理由刁難和處罰,他可以看你掃地不順眼,就罰你用抹布一寸一寸的把地板擦乾淨,他可以在你做伏地挺身的時候,往你的地上潑水,萬一你的衣服溼了,他會叫你重頭再做一次,他也可以用各種方法讓你的同伴出賣你,而你卻有苦難言,外頭的法律和人格尊嚴更不適用在這裡。這就是學長學弟制,也是片中主角備受欺凌的原因。

片中有句話說為什麼學長會如此無理的欺負學弟,可能是因為他以前也被這麼欺負過,所以心理不平衡,才會把怨氣發洩在學弟身上,這個理由看起來很牽強,因為大部份的人都認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句話,但在那樣的環境中,就是會有這種人。當我看到這一幕時,心裡有著深深的認同感,想到以前當兵時,那些欺負人的學長,每一個都是這樣,都是曾經被學長折磨過,但當他們變成老鳥後,他們就開始欺負菜鳥,個性越單純的,他們越愛欺負,就當做猴子般耍著,沒事也要找碴,真的沒事找碴,他們也可以說你的眼神在挑釁他們。

新兵的守則也像片中說的,一切都要服從,不管是有理的或無理的,也不能太出風頭,否則都會成為被學長修理的藉口之一,這些壓榨新兵的學長,看似兇猛殘暴,但實際上他們都膽小如鼠,在他們嘲笑別人的懦弱時,其實他們比這些人還要膽小、還要懦弱。我的體能差,所以當兵時最被學長找麻煩的就是體能,但是當我從太武山上鍛鍊了三個月下山來後,體能就不再是被修理的理由,後來又成為營長傳令,地位的轉換,讓我看到人性的多變,那些愛找碴的學長們,頓時間全變成搖尾乞憐的狗,再也不敢動我一根寒毛,但我也學會了跟他們虛與委蛇的功夫。

這部片是瑞典暢銷小說改編而成的,原作者以自傳式的寫出他年輕時在寄宿學校發生的事,整部片從主角伊力被繼父用皮帶抽打開始,就充滿了令人恐懼的邪惡感,雖然時有輕柔的配樂穿梭其間,但深陷在其中的情緒,又彷彿讓我重新再當一次兵,如惡夢般的回憶讓我不忍卒睹。主角一再順從和忍讓,就是不想違背母親的期望,而且也不希望自己成為像他們一樣用暴力解決問題,最後主角還是以法律的途徑來確保自己可以順利畢業。

雖然如此,整部片的結局還是令人感到相當無奈,他和芬蘭女廚工之間的姊弟戀無疾而終,他的好友皮耶也到日內瓦去唸書,最後那句「你很有錢」又道出伊力和皮耶還是不屬於同一個社會階級的無奈,畫面停格在灑滿金色陽光的伊力臉上,但我心裡想的,是這種強欺弱的事情,是不斷周而復始的出現在人生的每一個階段,不是你過了那關,你就得到永遠的公平和正義。

飾演男主角伊力的安卓威爾森(Andreas Wilson),表現相當精彩,他的眼神帶著堅毅和桀傲不馴,把這個角色詮釋的很貼切,但是他的身高在片中看起來怎麼那麼矮?是其他的演員太高嗎?還是主角本來就應該這麼矮?這是我看完片後最大的疑惑。

推薦指數:★★★★
一針見血:人性的邪惡往往比鬼怪的邪惡還來得恐怖

“邪惡 :: 人性中潛藏的邪惡因子” 有 5 則迴響

  1. 非常認同,出了社會就越來越難找到真心的朋友,
    大部分的人都是為了某些利益才來跟你攀交情,
    一旦你沒有利用價值了,大家就不再是朋友了。
    如果很幸運的,你遇到真心與你相交的朋友,
    那就千萬要好好把握住,因為這會是你這生的珍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