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二部曲::紅衣與白衣女鬼(中)

又有一天半夜,營上最遠的那個哨換哨,那個哨在山腳下,從山腰的營區走到那裡大概也要二十分鐘,途中會經過籃球場和彈藥庫,這其間完全沒有任何路燈,只能靠著手電筒或是微弱的月光行走,通常換哨的時候,安全士官會帶著換哨的兵走到那裡,然後再帶下哨的兵回營上。事情就發生在下哨的時候,從山腳下剛走上來的兩人,在籃球場邊緩步前進時,發現在球場邊的安全護欄上(就是常在公路邊可以看到的白色水泥護欄)坐了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正掩面哭泣著,他們嚇得頭也不回的跑了回去。在那座球場的旁邊正是文初所提到的那座古墓,至於那位白衣女子根據後來發生的故事,則跟那座古墓沒有任何關係。

同樣那個山腳下的哨,哨亭的樣子是個圓形傘狀物,周圍都是樹林,林中有一座座的彈藥庫,平時守這個哨就極為恐怖,更不用說它離營上有好一 段距離,就算要跑回去,那段上坡路也夠累人的了,以前我們連上還常用這段上坡路做體能訓練。有天晚上,守在這個哨的人聽見周圍的樹林裡有動靜,總是有唏唏囌囌,像是人踩踏在枯葉上的聲音,站哨的人當然馬上用電話通知連上的人,請他們加派人手下來查看,怕是有人要來偷彈藥,但查了幾天晚上都一無所獲,正當所有人開始懷疑跟營上這些日子的靈異事件有關的時候,有天晚上,站哨的人又聽到前方樹林裡又開始出現這種聲音,而且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接近哨亭,他們連通知其它人的時間都沒有,只能把槍高高舉起瞄準,隨著腳步聲的接近,他們就越發緊張,正當即將看到「那個東西」的時候,腳步聲停了,他們呆立了一會兒,卻沒想到從樹林裡竄出一隻大豬,在月光下呈現一種嘲諷的粉紅色大豬,在哨亭周圍跑個不停,這兩個兵好氣又好笑的通知連上派人來抓豬,所有人也鬆了一口氣,原來這隻大豬是附近人家養的,只是幾天前不小心給牠跑出來了,就躲在林子裡嚇人。

接著過了幾天,那個哨又回報了一些消息,他們聽見後方山裡有鐵鍊在撞擊鐵門的聲音,那座山裡滿滿的都是彈藥庫,而彈藥庫的門就是鐵門,然後用鐵鍊加鎖頭鎖起來的,所以這回消息比上次那個大豬的烏龍事件更值得重視,於是大半夜所有營上的兵全都被叫了起來,全部整隊帶到山裡去查每一座彈藥庫,地毯式的搜索結果仍舊一無所獲,每一座彈藥庫的鐵鍊都老老實實的綑住鐵門的門栓,更沒有一條鍊子是垂下來可以敲擊到鐵門,那幾天的天氣也都晴朗無風,只有一輪明月高掛在空中,查不出所以然的這件事,後來還聽說有聽過鐵鍊在地上拖行的聲音,至於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