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二部曲::紅衣與白衣女鬼(下)

營長房間裡的牆上有一幅看似畫山的符咒,另一面牆上則有一把寶劍,這都是前人留下來的,營長特別囑咐我整理房間的時間別去動到它們,其實剛開始我並不在意這些東西,更不在意它們的用途是什麼,所以常常看著那個符咒猜想裡面在畫些什麼。

有一天,營長告訴我,每次中午當他在床上午休時,一直感覺到有「東西」在吵他,讓他無法入眠,甚至不斷有「東西」從他房門口湧進,就連晚上也是這樣,那時候我只是聽著聽著,也不知道到底是他睡眠品質不好,還是真有「東西」進來騷擾他?

過了幾天,晚上大約十點半的時候,營長接到一通電話,他在房間講完電話後,就出來叫我去找另外那位傳令(學長)過來,然後要我先去睡覺,我心裡覺得怪怪的,「有事幹嘛不找我做就好?還要找學長?他快退伍了啦…」但我還是聽話早早去睡了,在這之前沒忙到十二點是很難上床睡的。

接下來這些事都是那位傳令學長在退伍前才告訴我的。

那天他到了營長室後,營長告訴他,待會兒會有個長官來營上,請他負責接待。隨後告訴他,為了不讓我害怕,所以先請我去睡了,免得以後我不敢進來這間房間,接著營長就說了剛剛那通電話的內容……

電話裡的人是營長的舊識,那時也在金門的軍方任職,據說他有一些法力(天生俱來或修鍊得來),還有天眼通,可以隔空觀物,所以他看到營長的房間裡進來一位紅衣女子,所以他打了這通電話給營長,請他不用害怕,他已經用綑仙繩把那名女子綑綁在客廳的椅子上,他隨後就到營上解決這件事情。

營長講完這些事後沒多久,那位高人就來到營上,並和營長及傳令學長在客廳裡坐下,高人似笑非笑的請學長坐到某一張扶手椅上,學長心裡其實心裡很害怕,但又覺得應該不會怎樣,所以他就一屁股往下坐,沒想到竟坐不下去,而且還感到身體後頭,有東西掙扎著要起身,「如果你曾經坐過別人的大腿,而那個人又想站起來,就是那種感覺了!」學長這麼跟我說。

等學長坐到旁邊的椅子後,高人問那名紅衣女子說:「你為什麼要來這裡?你原本不是都在下面嗎?」(他指的下面是指山腳下的哨亭附近)那名女子說:「我覺得很無聊,所以上來走走…」高人又問:「那上次有個連長在廁所關門的事,跟你有關係嗎?」女子說:「跟他開個玩笑,沒有惡意…」高人又問了一些身世來由之後(這段學長沒有說得很清楚),就說:「我幫你開個蓮花路讓你走,不要在這邊嚇人,快去投胎轉世吧!」不知道那名紅衣女子是否同意,只見那名高人做了些法,就說她已經走了。學長說對話過程只能聽得到高人在說話,那些回話都是後來高人轉述才知道的,而且那位高人也跟曾出現在籃球場的白衣女子談過,她也同意離開不再出現在那個地方了。

後來營上就真的再也沒有這些怪事了,一直到營長調職,我也跟著調動的這段時間,營上風平浪靜,再也沒發生什麼無法解釋的事。在我退伍前夕,營長也親口告訴我這個故事,那時候我們早已離開那間營長室許久,因此我的心裡只有震撼,沒有害怕。

“鬼話連篇二部曲::紅衣與白衣女鬼(下)” 有 3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