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冷的場子

相較於今晚在台北的群眾運動,這一班親子共讀的場子真是冷到最高點,就算使盡渾身解數,似乎引不起在場家長的興趣,使得教學活動頻頻受挫,原本估計一小時的課程,在眼前一片急凍的冰原前,居然在半小時內就草草結束,該唱的歌,只有我一個人賣力的唱,家長的眼神看起來彷彿在告訴我:「你教就教,幹嘛連我們也要拖下水一起做?」可是,這不是親子共讀嗎?該玩的遊戲,也在觀眾不捧場,甚至還冷言冷語的狀態下,匆匆的結束了……

這一班真令人感到灰心,這三年來第一次在開始就想打退堂鼓,這麼冷的場子,接下來怎麼繼續上下去啊?

我不知道我究竟算不算是個好老師?雖然也算是教了幾年的書,但對於班級經營的能力,我還是有些力不從心,同事說我脾氣太好,捨不得罵學生,所以才會管不動。

從開學到現在,我一直都處在一種愰愰惚惚的狀態,所以教學上似乎沒有什麼著力點,就連話劇的事,也都提不起什麼勁,更不用說有任何寫劇本的靈感,相較於歷年,今年恐怕會辛苦的多。

下個禮拜還有其他學校的親子共讀班要開課,不曉得那邊的場子會不會也這麼冷?現在的我十分的擔心,況且那邊可能還會有先前參與過成人班的學員帶著孩子一起來,希望他們對我教小孩的能力不會大失所望才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