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訓練話劇三軍

第四年接下話劇訓練的工作了。

團員因為畢業的關係來來去去,表現最令人激賞的一軍和二軍成員今年幾乎都已經畢業上國中了,和這些台柱型的演員所培養的默契,可以讓我不用花太多精神和力氣,他們就知道我要的東西是什麼,而表演的水準又應該到什麼程度才算端得上檯面,所以我對他們的懷念也就特別多。

今年甄選出來的演員算是三軍的成員,將近七成都是新人,所以一切就得重頭做起,就像第一年開始的時候一樣,得多花些時間和他們聊聊天、看看影片、做做伸展身體的活動,才能從中找到默契,並且培養他們對團體的向心力,當然還有他們對我的信任。

這一、兩個禮拜都是團員間的磨合期,有些無法適應這個團體的人大都會在這個時候離開,而能夠留下來的,也將是未來的主力演員。今年甄選出來的十五位演員,除了幾位二軍的成員外,其他的成員包括三年級到六年級的學生,但他們的特質都是「太乖了」,少了那種活潑型演員的活力,這是今年最令人擔憂的演員缺陷,雖然他們是一群可以被「訓練」的演員,但相對的,他們只能被「教」如何表演,而沒有辦法自行「賦予」角色的生命力,或是提出自己對角色的看法,這會減少劇本和演員之間互動所產生的火花。

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看出來三軍的成員之中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站出來挑大樑演出,所以過去以獨秀為主的劇本寫作方式,今年可能要做一些修正,既然沒有台柱型演員撐腰,那就要用螞蟻雄兵的方式,把整齣戲的架構撐起來,做個集體大混戰,這真是今年劇本寫作的一大挑戰。

三軍的成員平均年齡偏低,三、四年級的學生佔了一半左右,所以也不能再寫些像前幾年的成熟型劇本,必須把對話的年齡層降低些才行,這又是今年寫劇本的第二個挑戰。

每次想到這裡,腦筋就一片空白,現實環境中的限制包括沒有經費(不能租衣服、佈景要儘量簡化)、比賽場地不支援(不能控制燈光、音響、需在五分鐘內搭設好佈景)、劇本主題要正面且健康,這都是寫劇本的時候必須考慮到的重點,這些因素已經使得劇本寫作困難重重,另外再加上必須為每個演員量身訂作角色,這樣小孩才能以最自然的方式演出,所以雖然比賽結果都會讓我像吃鴉片一樣對話劇上了癮,但是開始寫劇本的煎熬,也常常讓我痛苦萬分。

今年是我的話劇四年,是全新階段的開始,對話劇三軍如此,對我的人生也是如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