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淚盈眶的感動

該怎麼說這種感動呢?我仔細想想……

最近覺得自己寫文章的功力大為退步,可能是因為太久沒看書,腦子裡那個寫文章的靈感繆思,就像一大片森林都被砍了去做衛生紙一樣,所以即使是這麼巨大的感動,我卻得想個老半天,才能把它記錄下來,又或許,是心情太過激動,所以需要沈澱一下吧!

昨天一整天都在斗六,上午幫忙僑真國小的話劇團上場演出,給他們一些精神鼓勵,我們彼此也才見面了三次左右,已經開始有小朋友像無尾熊一樣趴在我的背後,告訴我他好緊張,也許是我一臉看起來就是個沒有威脅性的老師吧!不過,我喜歡他們這樣,那表示他們已經信任了我。雖然最後成績不在三名內,只拿了個優勝,但評審的口味是有些怪,他們的成績應該可以更好的,關於評審的事,容後再述。

最令我感動的,其實是下午開始的B組比賽。

上次那位送我杯子的Melody老師,因為許久沒有連絡,所以不曉得他們最後是不是真的採用我的劇本,所以我刻意在A組比賽結束後還留下來看B組的比賽,就是想看看一群對我來說完全陌生的孩子會怎麼詮釋這個劇本。

下午重新進入會場後,就看到即將演出Inky Jacky的文興國小學生,我很興奮的看著這群學生,仔細的分辨他們誰可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那種感覺真的很奇特,就像第一次見到素未謀面的親生孩子一樣,在我還沒暴露自己的身份之前,在他們眼中,我可能就像一個怪叔叔繞著他們打量著。

耳邊突然響起那首熟得不能再熟的「天空之城」,正是劇中令人感動不已的父子感情戲的主旋律,去年排練此劇時的點點滴滴就像放電影似的在腦海中重現,回頭一看,原來是文興國小的老師們正在音控台測試著音響效果。

再轉過頭就看到Melody老師,我走了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還記得我嗎?」她大概楞了一秒就認出我,然後大叫著說:「你真的來了呀!」接下來我就像明星一樣,到處被拱著,也不知握了幾雙手,上至校長,下至工友,全都知道劇本原著者來到比賽會場,全都興奮的又叫又跳,異口同聲的讚美這個劇本帶給他們多大的感動,這樣的反應實在超乎我的預期之外,我本來還想偷偷躲在後面看就好。

Melody也把我介紹給即將演出的小朋友,不過想當然爾,他們沒有任何的反應,因為他們是演員,劇本是由誰寫的並不重要,而且他們的眼神正如當初僑真的學生第一次看到我時一樣,陌生而排斥,突然覺得應該前幾個禮拜就去文興看看才是,也許他們對我這個劇本爸爸就不會這麼害怕。

真正神奇的事情還在後頭,他們的佈景並沒有參照我們去年的演出完全仿製,而是重新利用不同的材質去製作,但是,他們做出來的成品,卻是我們去年最剛開始的概念,利用紙箱去堆疊圍牆,然後紙箱可以翻轉,利用不同面來快速變化場景,噴水池經過修改更符合劇中需要的大小,所以你可以想像,當幕拉開時,我看到成果的震撼,就像一場夢終於實現了一樣。

當我看著這些孩子重新搬演這齣戲,光是第一幕的主旋律再現時,我就熱淚盈眶,真的很不可思議,甚至比去年演出時還令我感動,很多去年沒有完成的部份,今年都得以實現,就像第二幕中三位美女唱歌跳舞的部份,就比去年專業的多,畫面更是美不勝收,原本還擔心他們不知道可不可以完成這個有些難度的劇本,沒想到他們完成了,而且完成度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在他們表演的過程中,令我會心一笑的是,有些肢體的小動作,其實是去年表演時,那些學生的即席創意,而今年他們也複製了同樣的動作,這種感覺很像在看歌劇魅影時,飾演魅影的演員的動作和肢體,會仿照最先演魅影的麥可克勞佛一樣,而他們卻不知道為什麼當初會有這樣的動作。

還有一件神奇的事,負責佈景製作的李老師,他的英文名字也叫Neil,這還是Melody叫我把比賽手冊寫上我的名字時,他當場看到才告訴我的,叫這個名字已經很少見了,而居然又在這麼巧合的狀態下,這位Neil老師對佈景製作相當感興趣,在我跟他說明今年我們即將演出的戲碼時,他還開始幫我想場景了,我馬上就提出我的邀請,希望他能幫忙我們,沒想到他一口就答應,而且還同意利用週末時間,我的感動至此已無可名狀。

他積極的與我互留連絡方式,還開玩笑的說,我們乾脆合組一個公司,我負責寫劇本,他負責做佈景道具,然後每天出租這個東西給比賽的學校,呵呵,雖然是說笑,但還蠻令人心動的。

比賽完後,負責播音樂的老師一邊拭著淚水,一邊告訴我她對於演出的感動,另外一個負責訓練的老師,也是興奮的像個小孩般,說著今天小孩的表現有多棒,我看著這一切,臉雖然早已笑僵了,但是我真的好久好久沒有這種成就感了,比起我們自己比賽得第一名的感動還要多出許多。

雖然我自認這個劇本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細節,但能夠帶給另一個學校的師生感動,那種回饋的能量,就像我做了一件天大的善事,讓我就算做夢也會笑。

文興國小精彩的演出(日後有影音檔時會公布出來),最後雖然只獲得了第二名,但依照我的看法,第一名應該是屬於他們的,就算要輸,可能也是差在發音弱了一些,不過今天評審的口味有些怪,居然喜歡那種唱著童謠和做作唸白的演法,而且更說「演戲和平常講話是不一樣的」,是的,當然不一樣,但絕對不是他們認為的那種做作演法,而是生動且自然的詮釋角色的情緒。

早上僑真國小也是敗在這些評審的奇怪觀點裡,希望以後主辦這種活動的單位或機關,可以找些專業的劇場人士,或者至少接觸過舞台表演的人,不要找些外文系的教授,就以為他們是英語話劇專家,充其量他們只能算是英語專家,不信的話,教他們導齣戲來看看!

評審喜好的因素,左右著比賽的結果,所以其實就算名次沒有預期中的好,也不用太在意,畢竟能讓孩子學習最多的,並不在於結果,而是努力的過程,感動,也不是來自於第一名,而是對於投入訓練過程而形成的共同回憶,美好且永生難忘。

我很慶幸我大老遠的跑了這一趟,也不枉費前夜失眠了一夜,原來都是為了迎接這一天所有的感動。

“熱淚盈眶的感動” 有 5 則迴響

  1. wini,真的很感謝你能夠與我感同身受~

    還好你不嫌棄我常寫些沒營養、文筆又差的文章^_^

    歡迎常來玩喔!

    ps.你那邊也很棒~~對不起,我是說你的blog也很棒XD

  2. 看完你的敘述,雖然我和你說的這檔子事一點關係也沒有,可是也很感動!
    每次來〝逛〞你的部落格,隨機讀取的文章,都令人有所感觸。
    所以我常常來喔!

  3. Chieftain:

    我也喜歡評審有natives,至少他們會看得出來劇本中,我對生活對話的堅持,而不是那些像是唸書似的台詞。這次雲林縣的評審中,一個教育系、兩個外語系,都跟戲劇或舞台藝術的領域相差甚遠,他們還直接說不對佈景打分數,可真是白費了那些辛苦做佈景的學校,戲劇是集眾人合作之大成,怎麼可以少掉任何一個環節呢?

    說到演講和朗讀比賽,每次看到那種做作的表演方式,雞皮疙瘩都掉滿地了,偏偏就有評審喜歡這種的!

    Shirley:

    我看完他們的演出,第一個念頭就是你應該一起跟我來看看的。
    還有他們原先執導的老師叫Melody,這不是你以前想改成的名字嗎?真的很恐怖的巧合……

  4. 天底下居然有這麼神奇的事,
    我應該當天和你一起去看看的,
    他們不僅把我們的劇演了出來,
    甚至還發揚光大,
    連場景都實現了你當初的理想,
    更絕的是,
    做佈景的老師居然和你同名,
    拜託,這名字很少人有ㄟ,
    真是"文興國小不思議"
    這一天算是你這陣子來最美好的感動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