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寵若驚

某校主任打電話來說:「我們想請你來本校辦理英語話劇的研習,時間預定在下學期初,利用兩週週三的下午……」,這樣的邀約實在令人受寵若驚,我誠惶誠恐的回說:「如果能夠對貴校有所幫助,我願意和大家分享一些帶話劇的經驗……」,「何德何能」的念頭不斷的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常常有人問我說:「你有戲劇的相關背景嗎?要不然怎麼會寫劇本?怎麼會導戲?」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而且我真的沒有任何戲劇的相關背景,我既沒有參加過演員訓練班,也不懂得戲劇的原理是什麼,我試著歸納一些原因,也許是這些原因讓我有一點點的戲感,但也只有這麼一點點。

首先,可能是因為我愛看電影,我喜歡在看電影的同時去融入劇中人的情緒,心情不好的時候去看齣喜劇通常都可以改變不好的情緒,而且每看完一部電影,整部電影的劇情的架構和配樂都會在我腦中重新跑一遍,尤其是遇到那種我特別喜歡的片子,印象更是深刻。

其次,可能得感謝大二時的會話課老師,上她的課都得根據課本的進度編寫小短劇,然後各組輪流演出,每個禮拜上兩次,也就是每個禮拜都得掰出兩個小劇本,所以下至如白雪公主老掉牙的童話故事,上至各種電影、影集、連續劇的芭樂劇情,我們那一小組大概都演過了,而且三不五時,我還得被外借到別組演個八婆或猩猩之類的客串角色,所以頭腦裡有關寫劇本的那個區塊可能是那時候長出來的吧!

再來,可能是從小就愛看影劇版的關係,除了會產生不切實際的明星夢之外,偶爾還可以看到一些關於演員在電影開鏡前訓練的新聞,而那些訓練或是導演所說的話,就變成我跟小孩互動時會用的言語,所以可能我把話劇團的小孩都當明星來培養,然後藉由他們來完成我不可能完成的明星夢。

記得大學快畢業時,曾為了某個晚會寫了一個根據莎士比亞的「庸人自擾」所改編的劇本,但那個晚會最後流產,所以劇本也沒演出過,那可是大學時的一大遺憾啊!那份劇本現在也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

對於這個研習邀約要講什麼樣的主題和內容,心裡大概已經有了底,我想就同樣身為老師的心情,去和大家分享在學校裡執導話劇可能遇到的困難和解決的方法,可能會比試圖去培養每個人的戲感還來得受用,我也希望這個研習會讓那些老師覺得是有用的,而且是值得花時間聽的,而不是一邊改著學生作業,一邊可有可無的聽著。

感謝這陣子以來所認識的這群可愛的老師,你們讓我受寵若驚,我自當湧泉以報。

“受寵若驚” 有 4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