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蘭花行之後記

這不是去賞蘭花啦!是上個禮拜去宜蓮的東海岸之旅。

很感謝這群好友陪我走過這好幾百公里的路程,真的很久沒有玩得這麼隨興、這麼沒有壓力,可以不用早起,可以睡飽了才出門,可以隨時更改行程,不用為了可惜而拼命趕行程,這才是渡假,不是嗎?

也不會有人因為你走錯了路而怪你擔誤了時間,反而從中找到運用GPS的樂趣,知道mio內附地圖和papago地圖的好壞之處。

雖然這三天之中,有一半的時間,我都用來感冒流鼻水,最後一天回程走中橫時,更是一路發燒加噁心的開車走完全程,從太魯閣到合歡山的那一路崎嶇,會暈車的居然不是乘客,而是生病的我,每開一小段山路,就得找個可以避車的地方透透氣,還要E小姐幫忙按摩提神(感謝E小姐友情贊助),就在只有五度低溫的合歡山上,我們用顫抖的四肢讚嘆著天上多到數不清的星星,卻忘了身處漆黑野外的危險。

其實現在想起那段摸黑走中橫的危險,還是很佩服自己的勇氣,尤其是人已經很不舒服了,還要開車走著完全不熟悉的山路,會遇到什麼狀況自己也不知道,要不是我發燒燒得迷迷糊糊的,那段山路可能會走得更膽顫心驚,尤其現在想起來那晚在合歡山上看到的那輛拋描車,雖然疑似是之前超過我們的那輛車,但是它跌進路旁水溝的樣子,倒是怪怪的,而且更奇怪的是,裡面好像沒有人……當初心裡覺得怪,而沒有停下來察看,否則那樣的夜裡,可能遇到什麼山裡的魑魅魍魎,我想都不敢想。

我們在花蓮的七星潭邊,各自看著蔚藍海水,各自有著不同的心事,嘴裡吃著超大份的單球冰淇淋,突然驚覺,我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吃冰的?尤其是用這種酥杯裝著的冰淇淋?吆喝著大家吃著我剛買的香樁口味可樂果時,突然驚覺,我什麼時候愛吃餅乾啦?除了小時候去看電影時,媽總愛買包可樂果給我當零嘴之外,我好像從來不曾為了自己買過餅乾吃,冰和餅乾已經成為我的習慣,也是一種回憶。

在鹽寮的海鮮店裡剝著瘦小的蝦子時,也突然的發現,其實以前我對蝦子也沒有特別偏好,但是剛剛在點菜時,我又堅持要點些蝦子來吃,原來習慣也會成為偏好。

這一路我好像帶著思念的靈魂,走著、看著、吃著都是無意識的會循著「習慣」前進,即使在清境的Starbucks店外,我還是會想起那晚店員告知我們不能在蛋糕櫃前照相的情景。

離題了。

這趟旅程走得隨意,也過得盡興,重遊舊地固然令人神傷,但重要的是,有著友伴的關心和陪伴,我並不孤單。

ps.要看更多照片和說明,都在相簿裡的95蘭花行,這次旅行,我的爛相機毀了不少美景,尤其是食物的拍攝,所以我該存錢買部好的相機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