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廢武功的話劇比賽

今年的英語話劇比賽可能真的是最後一次了,主辦單位對於比賽的忽視程度令人寒心,也令人感到十分不解,若認為無多餘人力辦理這個比賽,那何必當初還大費周章的召開賽前會議,難道這一切都只是照章行事嗎?

學生、老師、家長都投注入這麼多的人力、物力和金錢,想要在這個縣級的比賽中替學校爭光,但主辦單位不但一問三不知,燈光、音響的支援不足,表演場地處處受限,每年都好像偷偷躲起來比賽,然後偷偷的頒獎,沒有人知道到底哪個學校演了什麼,也不知道這樣的比賽到底能提升什麼語言能力,更誇張的是,比賽現場居然不能錄影,雖然說是為了保護智慧財產權,但矯枉過正的結果是,連自己學校的演出也不能攝影,比賽實況無法與全校分享,那這不是偷偷摸摸比賽嗎?

就算主辦單位有派員錄影,前年的情況是錄了,但DVD居然推說沒經費燒錄,還得自己帶空白片去燒,拜託!一片空白片幾塊錢啊?我認捐一筒好不好?去年的情況則是負責錄影的那個人,只架了一台小小的DV,然後人就跑了,讓機器自己運轉,要不是我們硬是偷錄,怎麼會有94年的那段精彩表演

今年更誇張,參賽學校已經從第一年二十幾所銳減成七所,主辦單位沒有進行內部檢討,還直接就把賽前應有的彩排時間取消,打電話去詢問還一付不解「為什麼要彩排?」的樣子,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們身在第一線的教師難道不會氣餒嗎?我們這麼用力的想要給孩子不一樣的學習方式,但卻因為承辦人員的怠惰和疏忽,讓整個學習結果大打折扣,我們的用心也完全被抹滅,所以我們決定從明年起不再參加,說不定這樣主辦單位會更高興,因為這樣就不需要「勞心費力」了!XD

回過頭來看上個月雲林縣的英語話劇比賽,雖然晚了幾年才開始舉辦這種比賽,但是制度、評分標準、比賽辦法都寫得十分完整,主辦單位給的支援也相當足夠,燈光、音響都不用煩惱,甚至參賽的演員還能領餐盒,更重要的是賽後的研習,不但請該年度第一名的隊伍重新上演得獎作品,然後所有演出學生和老師在台上接受表揚,接著再跟所有參與研習的老師分享心得,讓那些即將指導話劇的老師們有個心理準備,也有經驗傳承的意味,這樣辦比賽才有意義啊!演出也才能一年比一年進步,學生也更能有所收獲!

所以就算我們犧牲再多休息時間,花了再多心血來成就一齣戲,都抵不過主辦單位隨便敷衍的行事態度,那麼這樣我們又何必繼續跟它玩下去?還不如在自己學校演爽的就好了!

“自廢武功的話劇比賽” 有 2 則迴響

  1. sunghsi,

    確實有很多的老師看待我如同傻子一樣接下這份工作,而且一帶就帶了四年,其中疼惜的佔了絕大多數,當然也有看笑話的…

    其實對於某些不將表演藝術視為學習內容的人而言,我們的話劇團就好比馬戲團,對他們來說,我們做這樣的工作只是自找麻煩,學生也不能學到什麼東西。

    但事實上這四年來的經驗告訴我,學生透過這個長達二、三個月的訓練所獲得的東西,不單單只是語言能力的提升而已,還能夠提高自信心及學會自我管控的EQ策略,這些是在課堂上學不到的東西,而我就是因為如此,才會被深深的感動,於是一年接著一年……。

    記得去年有個話劇團的學生畢業前寫了張小卡片給我,他感謝我讓他從此站上講台不再害羞,可以盡情的展現自我,這何嘗不是種教育嗎?

    所以,話劇絕非某些人眼中的雜耍團,而其中的辛苦和瑣碎的事情,也不是外人可以想像。縣府的漠視令人寒心,有再多的熱情都會被現實所抹滅。

    謝謝sunghsi的鼓勵和抱不平,我們一定會很努力的完成表演,當然,也會想辦法把比賽過程錄影下來,不管是光明正大的,或是偷偷摸摸的XD……

  2. 真的很感慨,有這麼熱心的學校及優秀的指導老師,
    但卻沒有一個表演的舞台,真的是為 Neil 老師感到委屈。

    我們學校一直都是承辦直笛和合唱分區賽的地方,
    可以很明顯的感到愈是要花時間練習的比賽就愈沒有老師願意投入,

    所以合唱的比賽隊伍明顯比直笛的少很多,
    而你們學校的話劇又幾乎等於舞台劇,
    又要製作背景、又要表演服裝,
    整齣戲下來瑣碎的事情就更多了。
    我想能專心投入的老師可能更是微乎其微了。
    而縣府卻不重視這項比賽,真的是很可惜!!

    真的好希望也能像去年一樣看到比賽的錄影,
    讓我們這些沒機會前觀賞的人有機會看到精彩的演出。
    期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