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一份歸屬感

我一直都很渴求一種歸屬感,不管在什麼地方,在做什麼事。

這種歸屬感會帶來心靈上的平靜,而且會覺得自己是被需要的,不是被遺棄的。

從國中、高中,一路到大學,身旁總有幾個好友相伴,高興的時候有人陪你笑,悲傷的時候也有人陪你哭,這種歸屬於某個死黨小團體的幸福感,一直到大學畢業為止未曾消失。

第一次感到歸屬感的消失,是當兵的那年,從新訓中心到了高雄壽山前送營,拖著早已扭傷的右腳踝,又一路坐船到了金門,下了船又在幹訓班等著連隊來領新兵,這一路的顛沛流離,身旁能夠認識的同梯,一個一個被分發到不同的單位,對於金門的陌生和新兵的恐懼,只好透過電話和信件跟家人和朋友傾訴,才不會覺得自己被遺棄到了外島,這種沒有安全感的生活,一直到了一年後當了傳令,才有了徹底的改變。

退伍後找工作的挫折,以及對於前途的茫然,持續到了我考上研究所,才有了改善,而我以為重新當個學生,應該可以讓我找到生活和感情上的歸屬感,但我錯了,整整兩年的研究所生活,我像個獨行俠,也許是和同學的年紀有些差別,他們的世界總是自動忽略我的存在。

身為班代,在學期初總是忙著幫大家辦註冊手續,正當忙得焦頭爛額之際,一句當頭棒喝讓我認識了那個感情的歸屬:

她:「同學,你怎麼那麼混,課到現在怎麼都還沒選?」

我:「我……」

那時候的我有滿腹的委屈,幫忙同學跑學校的各處室辦手續,卻換來一句這樣的話,他們可以輕輕鬆鬆的一群人討論著選課,可是我只能當跑腿,沒人來幫忙選課就算了,還要被人說混。

兩年後我很傷心的畢了業,還好我的感情找到了歸屬。可能是老天爺故意要懲罰當初那個說我「混」的她,所以把她跟我湊在一起,但畢竟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三年後她功德圓滿,我的感情歸屬感也畢業了。

今天下課在辦公室休息的時候,蔣老師問我:「辦公室裡有你的位子嗎?」

我知道他出自於關心,所以我就開玩笑的說:「沒有ㄟ,你應該找不到我的位子,可是外面那片(操場)都是我的位子,我愛坐哪裡就坐哪裡。」

哎!像我這種連正式代課老師都稱不上的代課老師,有個小板凳坐就很好了,哪還能奢望有張辦公桌呢?

工作上的歸屬感我還在尋找,我仍然那麼的希望能夠擁有一個自己的班級,擁有一個正當的地位,讓我開口說自己是老師的時候,不用擔心接下來人家會問:「是正式的嗎?」

其實這幾年的生活沈潛,我學會了只看身邊擁有的幸福,而不去看那些失去的或是無法得到的, 所以內心的遺憾,總是能被許許多多的感恩所取代。

謝謝那些曾經在生命中給我歸屬感的貴人們,我們一定都要幸福唷!

“尋找一份歸屬感” 有 11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