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的矛盾

有個導師把家長寫在聯絡簿上的話拿給我看,家長質疑我上個學期才教了三課(整冊有六課,另外三課這個學期教),是不是教得太少,要我多加注意她的孩子上課情況。在第一時間那個導師已經幫我回給那位家長,導師說的理由跟我想說的差不多,所以我就沒有多加補充。

為什麼一個學期才教了三課?因為他們只是小小的一年級,一個禮拜也才只有一堂英語課,整個學期扣掉考試、放假、校外教學,不到二十堂的課程從頭開始就連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都可能教不完, 而那位家長早已送她的小孩去補習,卻要來質疑教學份量太少,如果要就著那些程度好的小孩來教學,那麼另外那些完全沒有基礎的小孩怎麼辦?是他們活該倒楣沒錢去補習嗎?

教學的這幾年,我常常有著理念上的天人交戰,課本內容固然簡單,我究竟該為了那些早已可用英語對答如流的小孩多補充一些東西,還是該停下來等等那些連B和D都分不清楚的小孩呢?

我的選擇是後者,那些從小讀雙語或全美語幼稚園的天之驕子,就算沒有我的教導,他們依舊可以學得很好,可是如果我放棄了那些不知ABC為何物的孩子,那麼他們也會自我放棄求知的機會,所以我常常覺得自己真的沒在教什麼英文,反而是在培養小孩一種興趣,至少不會覺得上英文課很痛苦,只要心裡不排斥,當他有心要學的時候,就可以學得很好。

上課的時候我會鼓勵孩子把英文說出來,即使說得不標準也沒關係,只要願意開口的人,都可以得到我的讚賞,尤其是那些看起來怯生生的孩子。

「你沒有辦法逼迫一個人去學習,除非他願意。」也許我沒有辦法給孩子太多的東西,但與其不斷的填鴨,我寧可讓每個孩子喜歡我,喜歡上這門課,而且不會因為程度不如別人而自暴自棄。

我不曉得我的理念是不是能被大多數人認同,但除了這位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家長之外,這幾年倒是從來沒有其他家長或老師質疑過我的教學,只有孩子會快樂的說:「我喜歡上英語課!」。

“教學的矛盾” 有 6 則迴響

  1. @Shirley,只能盡量做好啦!老師也不是聖人,沒有辦法十全十美、面面俱到,只能盡量照顧好每個學生。

    我的無力感很多時候都不是因為學生,而是因為命運的捉弄。

  2. 現在的家長胃口已經被養壞了,
    對他們來說,他們的孩子才是寶,
    其他孩子都是草,
    但是我們是老師,對我們來說
    所有的小孩都應該是寶,
    沒有人天生就活該當草,
    一個家長就一個聲音,
    一百個家長就有一百個聲音,
    只要秉持著自己的良心,
    家長的意見可以尊重及參考,
    但不需要照單全收,
    畢竟這是個"尊重專業"的時代,
    常常我也告訴自己要多對那些文化不利的小孩
    投以更多關懷的眼神,
    對於那些優勢小孩就不需要太多關照,
    畢竟錦上添花是沒有必要的,
    然而,有時我也會發現,弱勢小孩因為輸在起跑點上,
    所以對學習失去信心,失去熱情,甚至自我放棄,
    而優勢小孩因為在學習上獲得成就感,他會更有熱情學習,
    我曾經也思考過,我到底是要把重點擺在拯救弱勢還是滿足優勢?
    後來我想,只要小孩需要我,不管他是哪一種人,我會站的跟他一樣高,
    所以隨時調整自己的高度,用不同的方法滿足他們,鼓勵他們,
    儘管不完美,但是還是可以造福學生的…
    以上淺見和你分享~~~

  3. 造成這樣的問題應該是「文化」使然,因為大部份的台灣人仍然認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所以常用成績去評斷一個小孩是否聰明,而且仍然將國語和數學等視為「主科」,而音樂或美術則是無關痛癢的「副科」,小孩的天賦常常就這麼被埋沒了。

    教改得負些責任,但我們的觀念也得改一改才行。

  4. 現在很多家長都把小孩往補習班送,結果就造成有補習的學生和梅補習的學生程度落差大 哎…

    該怪教改?還是怪家長?還是誰都不能怪誰,因為補習是趨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