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比賽的馬後炮

最近參加了一個命運乖舛的話劇比賽。

說到這個話劇比賽,因為內容涉及某行政單位的「特別安排」,所以細節部份不方便在此明說,只能說這是大人演出的話劇,跟以前我指導的兒童話劇是不一樣的性質。

當初答應參與這個團隊時,因為時間上的衝突,所以我沒有辦法寫劇本,只答應他們處理配樂和音效的部份,而且想說有做就好,不用太認真,反正也是「奉命行事」而已。

不過當我第一次看到劇本的剎那,我直覺就是「完了……」,劇本不但結構鬆散,笑點也很老梗,明明是大人演出的話劇,但是內容卻像小孩般的不成熟,所以以這樣的劇本參賽的話,即使演員的表現再精彩,都很難讓人有驚艷的感覺,當然也無法獲得什麼好的名次。

於是,在某次排演中,我忍不住提議修改結局,希望至少結局能夠漂亮一點,所以後來我就幫忙寫了將近一頁的結局劇本,「看起來」就比較溫馨且有意義了。

當然以上這些個人意見都純粹是我的馬後炮,並不是要證明我寫的劇本就比原作者好,只是當你看著那些演員賣力的演出,卻受限於劇本的輕率,相信你也會跟我有同樣的感受。

我一直都認為過與不及的排演都是不好的,練得太少,演員沒默契,台詞背不熟,走位不會走;練得太多,那些表演瞬間的火花會越來越少,當笑點變成習慣,就再也笑不出來了,那樣的表演是沒有生命力的。

對於話劇,我一直有著莫名的狂熱,那些曾經跟我參與過話劇比賽的夥伴們一定都了解,我可以沒日沒夜的寫劇本、作配樂,我都甘之如飴、樂在其中,可是這次的排練過程,我卻是無比的冷感,有一次甚至發火的打電話去罵人,原因就在於「不尊重」,我沒有感受到被信任的感覺,做出來的東西可以完全不經過討論就任意的修改,不論原來的創意為何,而且在這之中,還要被當成棋子般的擺佈,非專業的領導更是令人不敢領教。

所以後來我就乾脆閉上嘴巴(反正我說那麼多也比不上某大哥的一句話),把我份內的事(我答應過的事)做好就好,其它的就隨意了。

經過了瘋狂的颱風天練習(人家在放颱風假,我們還得開著被狂風吹得搖搖晃晃的車去過度練習)之後,終於準備上台演出了,只是正式的演出正如這一路走來的不順也狀況連連。

後台
↑ 表演後台的音控區

先是準備出場時,後台工作人員不知道在磨菇什麼,遲遲無法叫觀眾席後方的主控室放下投影幕並且打開投影機(演出需要投影背景片),然後連演員都還沒準備好,舞台燈光也還沒開,就被粗暴的拉開紅幕,強迫我們開始演出,連主持人都被突然拉開的紅幕嚇了一跳,或許這麼一搞,演員的心裡也有點慌,所以該戴好的假髮居然掉了,提前讓原本應該是個意外的結局曝了光,演出到了一半,舞台燈光又莫名其妙被工作人員全開,導致後方投影的景片幾乎看不到,所以幾個魔幻的效果就看不見了,但更慘的還在後頭,最後謝幕時還有一段小結局,但幕居然在還沒演完時就開始降了下來,於是最後一個演員還得自己穿到幕前去演,哎,真是我參與過最「慘烈」的一齣話劇,難怪某個承受壓力的人會因此哭了。

遇到這麼誇張的狀況,別說我原本不看好這齣戲,就算演得再怎麼好,都會被這些現場工作人員打敗,所以坎坷的演出完成後,我只剩一肚子火,頓時間很心疼這個團裡的每一個成員和那些颱風天、冒著生命危險的排練。

這個比賽原本就不是我們應盡的義務或責任,就只是某單位食髓知味後,又請我們冒名拔刀相助的結果,想到這一點,心裡就會好過些,而且幸好的是,比賽結果在十幾隊參賽隊伍中還拿到第三名,雖差強人意,但在出了這麼多狀況後,還能拿到這個成績,算是相當不容易了。

我想應該不會有下一次了,而且某人應該再也不敢再跟我這個耍大牌的人共事了。

My Eee PC
↑ 我的小E第一次上台見大場面。

“某比賽的馬後炮” 有 2 則迴響

  1. 這種情況我們也沒辦法說什麼

    有些事情小孩子做不好我們真的不忍心怪他們

    因為連大人都沒做好了

    怎麼要求那些小孩

    ———————————-
    對了 很喜歡你的部落格噢

    加油!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