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以下文字是剛退伍的時候寫的,所以時序和現在不同。

時間過得很快,退伍都一年半了,嚷嚷著要寫回憶錄也都過了一年,可是寫作進度卻沒推進多少,主要原因有三:第一個原因是因為我不打草稿而是直接在電腦上一個字一個字地敲出來,但是因為打字速度實在太慢,一邊想著文字內容,一邊又得拆字,所以半個小時下來,完成不過寥寥數行,打字的速度實在跟不上思緒。第二個原因也得怪自己太挑剔,為了忠實表達自己當時的情境和情緒,所以字字句句都斟酌,這也是造成寫作進度慢的原因。第三個原因還是得怪自己的寫作習慣,因為我不是那種提起筆就能妙筆生花的職業作家,我喜歡寫作,但是寫作的當時,必要有內在的精神、情緒與外在的環境來配合,簡單來說,就是天時、地利、人和,我的靈感才能源源不絕。由於我的情緒變化會產生不同的文字內容,所以我會在情緒比較好的時候來寫作,免得內容流於灰暗的悲觀,這個特點很容易在文章中辨別我寫作時的情緒。此外,我的文字似乎也受到許多外國文學的影響,尤其是拉丁美洲的魔幻寫實風格及近代翻譯小說及散文,對我影響極深,所以在我的文字間,常會不經意地流露出這些風格或是使用類似外文文法的文字來寫作。


網路,是一個無紙的出版商。透過這個媒介,我可以和所有人一起分享心情,我的目的,絕不是有什麼出版的野心,何況我的文字對於職業作家來說,可能只是幼兒期的寫作模式而已。純粹就只是想把當時的情形記錄下來,老的時候還可以拿來回味一番,說開了,就是自己「爽」就好。當然如果能夠得到閱聽者的回應,那就的寫作者的最大回報了!

有一項有趣的調查發現,台灣的成年男子湊在一起聊天的時候,主題總是圍繞著「性」或是「當兵」的相關話題,不是盡講一些黃色笑話,就是比較誰當兵時比較苦,哪一個班長最機車、最變態。當兵前對於這樣的調查總是一笑置之,心想:怎麼可能?可是退伍之後,發現這些徵狀都一一地浮現出來,逢人就喜歡說些當兵時的事,說得別人好不心煩,尤其是我的女性朋友們。

現在想來,若不是有這些痛苦的經歷,我的回憶也不會那麼多、那麼的深刻,真的得感謝那些曾經和我同甘苦、共患難的弟兄,感謝你們在我最苦的時候給我的所有關懷和鼓勵,我都銘記在心,一輩子都感激,不管如今你們身在何方,都願你們一切平安順利。另外,我還得感謝林營長(現在當然不止是營長囉!但我還是習慣叫他「營長」),他對於我的軍旅生涯後半段有著決定性的影響,若不是因為他的賞識,我可能就在部隊裏打混到退伍,就不能看到這麼多、學到這麼多待人接物的道理,也不能重拾已被部隊消磨殆盡的信心,待在他身邊當傳令的日子,也是我的回憶中最精彩的部份。要感謝的人太多,我也沒有辦法一一提及這些我記得或遺忘的名字,所以就算千言萬語,也只能表達出我百分之一的感謝。除了感謝,還是感謝!

2000年4月春寫於圖書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