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家

你有過想家的念頭嗎?那是什麼時候?是國中、高中、還是大學時離家唸書?當兵的時候?出國的時候?還是即使出去玩在外過夜都會想家?還有一種想家,是你受到委屈時,即使離家只有一公尺,你也會想跑回家,因為是我們永遠的依靠,好像不管在外面遇到什麼事,只要跑回家,這些難過、傷心、不滿,就會被家所包容,然後消失不見,於是我們就有足夠勇氣,再踏出家門去探索世界。

上國中時唸的是私校,而且離家七十多公里,因此必須要住校,十二、三歲的年紀根本什麼都不懂,只是覺得命運就是這樣安排的,有時候爸會驅車載我到學校去,車上總是放著黃鶯鶯的歌聲,「留不住的故事」的淡淡哀傷總讓我回憶起那時離家的心情:

在年輕的迷惘中/ 我最後才看清楚/ 美麗和悲傷的故事/ 原來都留不住 ….

我會默默地看著車窗外飛逝而過的景物,然後一一地向他們告別,就像自己再也見不到他們一樣。媽後來告訴我,那些日子裡她常常因為想我就哭了,因為擔心著從小就軟弱的我,是否能夠適應學校如軍隊般的生活,出乎意料之外的,也跌碎了親戚們的眼睛,我並沒有發生不適應的情形,反而堅強的在團體中生存下去,只是偶爾還是很想家,禮拜天下午要返校時,也總是想,我可不可以留在家,可不可以不要去那麼遠的地方唸書,可不可以不要被關在學校裡?

年齡漸長,上高中時,同儕反而變成了生活的重心,我的想家不再是因為距離的關係,而開始因為受委屈而想家,總想回到那個心靈的避風港。一直到大學在淡水唸書,一兩個禮拜才會回家一次,忙的時候就更久才會回家,只要一回家,媽總是準備一桌我最愛的食物,吃得撐不下去,媽還是一直拿出那些令我魂牽夢縈的食物。雖然那時的我如天之驕子,忙著享受單飛的自由都來不及了,而且早就習慣自己在外面生活,一旦回到家裡,反而顯得格格不入。但每次回家都喜歡從家裡帶些水果、零食等一些吃的,甚至還會帶個媽媽做的便當,我的鄉愁總是讓我捨不得吃這些家裡帶來的食物,這些食物並不是買不到,只是食物堆滿了家裡的愛,和那份溫暖,卻是外面的食物怎麼比也比不上的。我會輕輕的,用一種像是吃山珍海味的滿足表情,去吃這些家裡的食物,就算是一罐水、一瓶醬瓜,我也不願意用魚翅、鮑魚來交換。

當兵時被命運安排到金門,一小串在福建沿海的珍珠,離家越遠,心就被扯得越緊。踏上十三號碼頭的金門快輪,我不顯得何年何月何日,我才能再見我的故鄉,和我親愛的父母和家人,他們甚至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我就拖著扭傷的腳來到金門。當兵的苦在於,那是一個完全和你認知不同的世界,你必須很痛苦地拋棄你的成見和習慣,重新去當一個新人,一個面臨許多考驗的新人,尤其是在金門,感覺就像籠中鳥,就算知道回家的路,但怎麼也飛不出去,我患了思鄉症。爸和媽很不放心的透過各種的關係,想知道我究竟在金門的哪個角落,並且很快地搭著飛機到了金門來探視,那時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笑」,我的心情讓我沒有辦法用最快樂的神情來歡迎他們,我在爸媽下榻的旅館中沉沉的睡著,因為我知道有兩個守護神,在我身旁守護著我,至少這一刻我不會再受那些學長、那些班長的欺侮和污蔑。

人總是要學著長大,就像鶵鳥要學飛一樣,第一步總是要鼓起勇氣踏出家門,然後才能振翅翱翔,但家永遠都會等候著你回來–不管你會因為什麼原因而回家,最後還要去建造一個新家,一個屬於至親的新家,繼續著父母的責任。家,永遠是最能撫慰我們心靈的地方。

想家的時候,就撥個電話回家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