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訓中心(三)

「真的有點累了 沒什麼力氣
有太多太多回憶 哽住呼吸
如果雲知道……」
還記得這首歌吧!許茹芸的「如果雲知道」。
每天中午吃飽飯後,擴音器裡就會悠悠地傳來這首歌,此時此地更顯得令人心碎。想想大學時的快樂時光,「由你玩四年」的美好回憶,對於我這個全國最菜的兵來說,就有如北極一般的遙遠,再加上喜歡「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個性,眼前的境遇讓我自己誇大成有如煉獄般,班長猶如毒蛇猛獸,天天身處水深火熱之中,慘況不下於當年教科書裏的大陸同胞。

就這樣,分分秒秒盼著休息,時時刻刻盼著吃飯和睡覺,天天巴望著會客日快到,日子好像永遠也過不完,時針、秒針似乎跨不過錶面的高欄,尤其是射擊預習的時候。也許只有幾秒鐘到幾分鐘的時間,可是對於我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溫室花朵來說,隨著時間越久,原本該瞄準敵人的槍,卻越來越沈重,到最後,地上的螞蟻就變成了我的敵人,槍也「不舉」了!心裏老是想,幹嘛設計出這種又笨又重的槍,真是折磨人,為什麼不像○○七一樣,拿把又酷又炫的掌心雷就得了!(哎!相信你也會對我的無知感到可笑吧!)除此之外,舉凡體能項目,如爬竿、板牆這些五百障礙項目,還有跳箱,甚至是早晨做體操時的三十下伏地挺身,信不信我沒有一項是過得了的,爬竿、板牆撞得我鼻青臉腫,跳箱跳得我全身傷痕累累,怎麼試就是沒有辦法通過,而這也是我日後下連隊後苦不堪言的原因之一,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伏地挺身」,在這個體能優先的軍中社會中,萬般皆下品,唯有「體能」高,我就像物競天擇裏弱者一樣,隨時準備被淘汰,雖然如此,但是「伏地挺身」卻是日後我對付體能運動的靈丹妙藥哪!

人家說傻人有傻福,是啊!也就是入伍第二個禮拜我就扭傷腳了。我記得那天應該是國慶日吧!因為剛進中心,還不能外出休假,營上便趁著休假舉辦團體競賽,每個人都要參加,我就挑了個看似簡單的遊戲-袋鼠跳,實在不想再讓連日來因為缺乏運動而拉傷的肌內再次受傷,但是,這次受傷的可不只是肌肉而已。眼看著連上比賽已經落後其它連隊許多,所以每個人無不盡力想要扳回一城,我也不例外,一拿到了麵粉袋(還是米袋,不甚清楚)便將自已裝了進去,手拉著袋緣,像隻逃避獵人的袋鼠般沒命的跳,可是袋子實在太薄了,早就被前面幾個人弄破了一個大洞,而我也沒注意到,就這麼跑著跑著,到了該轉彎的時候,因為衝力的關係,忽然間我就失去了身體的重心,硬生生的聽到一聲清脆的啪聲,完了,我扭到腳了,還是嚴重的那一種。

這下子,我連走路都很困難,所以舉凡出操等等戶外課就全都免了,晚上大伙兒辛苦刺槍的時候,我就是坐在旁邊暗自神遊去了,可是又不能表現出快樂的樣子,必須用一種無辜的眼神看著班長、看著其它弟兄,還必須不時揉揉腳,表現出很痛的樣子,不過,是真的很痛,這可不是裝的,腳都已經腫的跟豬腳一樣了,還能不痛嗎?只不過我將它更誇張罷了!這可真考驗我的演技啊!要不然班長會以為你是裝病,不裝得像點,到時候他才不管你是真痛還是裝病,照操不誤,那可真有得瞧了!有些弟兄會用一種羨慕的眼神看著我,彷彿在說:為什麼受傷的不是我?可是,我又何嘗想受傷?雖然免去了許多體能操練的課程,可是還是有吃虧的時候呀!比如說,集合的時候,大家都得用跑的,就是我們這些傷兵也不例外,但是往往落後人家一大截,忍著痛楚,還要忍受班長連珠砲似的咒罵,而洗澡的時候,又跑不過人家,搶不到位置可以洗,哎!說來也是點滴辛酸在心頭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