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訓中心(四)

營上的長官再也不能忽視我們這些與日俱增的「傷患」,於是只好找來推拿師替我們錯骨移筋一番,大伙兒一集合才知道:全營的傷患超過了三分之一,這樣的部隊戰力還真不知道要怪誰?看著自己腳踝上散發著奇怪藥味兒的白紗布,希望自己多痛幾天,可別那麼快好,那麼我就可以多過幾天舒服日子。說也奇怪,我的腳踝老是選在非常時刻扭傷,還記得上次嚴重扭傷是在大學聯考前,拖著豬腳般腫脹的腳,根本哪兒都不能去,連上個廁所都得比別人花上多一倍的時間,實在令人痛苦不已,不過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因禍得福,只能乖乖地坐在書桌前K書,也讓我順利的考上大學。此時此刻就如舊事重演、因禍得福,原本全連都得參加的戰技測驗,卻因為我的「跛腳」……哈!不用參加了!哈哈!所以呢…當那些「健康的」精英弟兄每天辛苦地跑著五百障礙和累人的刺槍術的同時,我就輕鬆地出出公差、寫寫文件、刷刷油漆,偶爾擦擦槍,如果有幸去出營站(福利社)的公差,那就更爽了,還可以躲在冷氣房裏喝飲料,順便「電影欣賞」一番,想想也真是對不起那些在大太陽底下操練的弟兄們,他們一定恨不得扭到腳吧!

「取板凳……1……2……坐下!」執行官宏亮的聲音在喏大的餐廳裏迴盪著。

看到裏盤裏的兩三片葉子,真的看不出來到底是包心菜還是高麗菜,滷雞翅膀也只剩下骨架可供憑弔,湯鍋裏濃濃稠稠的還有一丁點碎屑載浮載沈的,原本飢腸碌碌的,頓時食慾少了一半,但是還是得吃啊!不然,肯定會餓昏的,索性用湯拌飯,呼嚕呼嚕、迷迷糊糊的就吃了幾碗飯了,在這種大食堂裏吃飯,總讓我有「人民公社」的感覺。匆忙地吃完飯後,又得跟人家搶洗澡間,沒辦法,誰叫現在國軍都這麼進步,看不到以前的大澡堂,反而是一小間一小間的浴室,全連這一百多個人怎麼洗啊?一間兩個人洗都嫌擠,更誇張的是,你身上的水往往都不是直接從蓮蓬頭出來的,而是別人用臉盆在潑水的時候,潑到你身上的,算了!都這個時候了,誰也顧不得潑到的是什麼水,只要把身上重點部位的泡沫沖掉就好,所以就算洗好了澡,還是有人渾身汗臭味。「嗶……」我咧…才十分鐘而已,班長又在吹哨子集合了,大寢室裏面人仰馬翻,大家忙著穿上自己的衣服、褲子,嘿.…昨天送洗的褲子怎麼還留著昨天匍伏前進的爛泥巴?哎!不管了,有褲子穿就好。

「你幹嘛!春宮秀啊…」魔鬼班長在走廊謾罵著。
「你給我在這邊罰站!」班長用力的咆嘯著。

幾個來不及在時間內洗完澡的人,因為集合時間到了,就這麼赤裸裸的跑出浴室,此時的他們,就像一隻隻落水狗一樣,全身溼答答地還發著抖,畏畏縮縮地罰站在牆邊,經過他們身旁的人都會忍不住竊笑,因為實在太爆笑了啦!

部隊集合好了之後,班長又霹靂啪啦的罵了一堆,好像罵人是他的本能一樣。我只有聽到最後一句話:「晚上是電影欣賞…」哇!當兵還可以看電影?(請原諒我當時的無知)那表示今晚不操了,真是太爽了。誰管它看什麼電影。

“新訓中心(四)” 有 4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