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

memory

最近很想念舊的東西,舊的書、舊的相片、舊的音樂、舊的人。

想念那些任意揮霍的青春和年少的美好,希望就如熱血在身體裡暢行無阻,無論多幼稚不成熟的想法,都能夠在上一秒鐘想到,下一秒鐘就立刻想把它實現,毋需顧慮太多。

若不是因為留著的相片,我可能已經忘記為什麼我可以笑得如此燦爛;若不是因為聽著的老歌電台,我也不會突然想起小學時隔壁女生的臉孔,還有她身上的淡淡花香;若不是那些曾經在我生命中駐足的人們,我可能早已認不得現在的我究竟是什麼模樣。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在金門星空下,夜半站哨的時分,滿天的星光燦爛伴著我的想家;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在劍橋的早晨裡,從空氣中飄來的咖啡香伴著我的腳踏車,迎風而行;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在籃球場邊,發著抖的我伴著驚訝的你,「我喜歡你!」

許多從來不曾在乎的事 如今慢慢地交織成
交織成一張無邊的網 層層地把心網住

在年輕的迷網中 我最後才看清楚
美麗和悲傷的故事 原來都留不住
……
<黃鶯鶯-留不住的故事>

戴帽子的邊際效益

從小到大,我一向不愛戴帽子,如非必要,例如國小時戴的菊色鴨舌帽、國中時戴的藍色船形帽、當兵時戴的綠帽(不是出軌的那種),我很少會主動去拿帽子來戴,一方面因為覺得戴了之後會讓頭皮不能散熱,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戴帽子的樣子看起來很可笑,於是總是敬「帽」而遠之。

不過最近這幾年,我試著在外出的時候,特別是烈日當空的時候,戴上帽子保護容易陽光過敏的皮膚,成效當然是顯而易見的,至少不會因為過敏發紅而讓自己看起來像個醉漢。而當天氣轉冷的時候,戴著帽子也會比較暖和一點。

最近還發現戴帽子有偽裝的效果,特別是上街購物的時候可以避免被認出的尷尬。我雖然不是什麼大明星或知名部落客之類的,但是因為教書的關係,再加上住在鄉下地方,走到哪裡都有可能遇到學生,所以常常會有學生隔天到校後跑來跟我說:
閱讀全文《戴帽子的邊際效益

我, 不是因為有錢才這樣的

為什麼總是有人會認為我們家很有錢?其實根本不是這樣,雖然我們家有個大店面,但那是租的,每個月的店租還真不少,而且長期都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況中,負債也遠比大家想像中的嚴重許多,只是老爸一直努力撐著,不想讓自己辛苦大半輩子的事業就這麼收掉。

我承認在過去某段時間裡,我們家確實過得還不錯,我能享受到的也都享受到了,只是做生意總是有賺有賠,並不是一直都像大家外表看到的那麼光鮮亮麗,或許有時候這些光鮮亮麗是因為身份的需要而不得不的偽裝。

被認為是有錢人,其實並不是什麼壞事,而且能夠偽裝成有錢人,還被別人認同,那更是……應該說「光榮」嗎?

可是如果因為這種偽有錢人的形象,而被某些人誤認為「我不缺錢」,那麼「羨慕」就變「酸」了。
閱讀全文《我, 不是因為有錢才這樣的

阿嬤轉至普通病房了,歐耶~

日本某處湖上

經歷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後,阿嬤今天終於轉出加護病房回到普通病房了。

晚上和媽及小阿姨去探望阿嬤,阿嬤的精神相當好,又回復到原本進加護病房前的狀態,講話也有力多了,只是躺在床上多日、又只能進食流質食物,所以身體還相當虛弱,下床還需要別人攙扶。

阿嬤說:「今仔日看著一位護士生得很水,我佮共:『我孫係博士,做老師,你來做阮ㄟ媳婦,好某?』護士一直給我笑……」

(編按:阿嬤記錯了,我只讀了碩士,博士還沒讀啦!)

阿嬤已經開始會幫我找對象了,可見真的已經好多了,阿嬤用她還沒什麼力的手指敲了敲我的手:「緊ㄟ娶某啦……」

「好啦,好啦,等我娶某,再做一件大紅的旗袍給你穿啦……」有點心虛的說,嘿嘿(臉上三條線)。

醫生說情況好的話,下週應該就可以出院了,bravo!真是太棒了!

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那些「奇怪」的事情又會再來,不過為了阿嬤的生命安全,這次拼了命也要阻止那些「奇怪」的事情發生。

ps.等阿嬤完全康復且安全出院後,有機會再跟大家說那些「奇怪」的事情究竟是什麼。
ps2.謝謝各位幫忙祝禱的朋友,因為有你們的集氣,阿嬤才能度過一關又一關的危機,再次感謝!

阿嬤,加油!

日本某處

她是我的外婆,現在正在加護病房中跟生命拔河。

這張照片是小五升小六那年暑假,爸帶著我和阿嬤到日本旅遊時拍的,在那個年代,出國還算是件稀奇事,雖然只是去鄰近的國家,但也夠鄉下地方的小孩羨慕半天了。

阿嬤出生在日治時代,所以雖然國字認不得幾個字,但是日語的聽說卻還相當流利,在日本旅遊的某日下午,我和阿嬤逛免稅店逛得腳痠,於是就坐在樓梯間的長板凳上休息,那時候剛好有位日本歐巴桑從我們面前經過,她突然停了下來,微笑著跟阿嬤嘰哩呱啦的講了一堆日語,阿嬤也嘰哩呱啦的回了一堆,我半句也聽不懂,於是就問阿嬤。

「你們認識嗎?你們在說什麼呀?」天真的我以為阿嬤真的認識那個歐巴桑。

「不熟識啦~伊共你真古錐啦!啊我勾嘎共謝謝啊……」阿嬤摸著我的頭笑著說。

那時候的我就覺得阿嬤好厲害,居然還會說日語,跟著阿嬤走一定很安全,也不怕迷路。
閱讀全文《阿嬤,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