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比賽的馬後炮

最近參加了一個命運乖舛的話劇比賽。

說到這個話劇比賽,因為內容涉及某行政單位的「特別安排」,所以細節部份不方便在此明說,只能說這是大人演出的話劇,跟以前我指導的兒童話劇是不一樣的性質。

當初答應參與這個團隊時,因為時間上的衝突,所以我沒有辦法寫劇本,只答應他們處理配樂和音效的部份,而且想說有做就好,不用太認真,反正也是「奉命行事」而已。

不過當我第一次看到劇本的剎那,我直覺就是「完了……」,劇本不但結構鬆散,笑點也很老梗,明明是大人演出的話劇,但是內容卻像小孩般的不成熟,所以以這樣的劇本參賽的話,即使演員的表現再精彩,都很難讓人有驚艷的感覺,當然也無法獲得什麼好的名次。

於是,在某次排演中,我忍不住提議修改結局,希望至少結局能夠漂亮一點,所以後來我就幫忙寫了將近一頁的結局劇本,「看起來」就比較溫馨且有意義了。

當然以上這些個人意見都純粹是我的馬後炮,並不是要證明我寫的劇本就比原作者好,只是當你看著那些演員賣力的演出,卻受限於劇本的輕率,相信你也會跟我有同樣的感受。

我一直都認為過與不及的排演都是不好的,練得太少,演員沒默契,台詞背不熟,走位不會走;練得太多,那些表演瞬間的火花會越來越少,當笑點變成習慣,就再也笑不出來了,那樣的表演是沒有生命力的。
閱讀全文《某比賽的馬後炮

忙、盲、茫

最近照鏡子,鏡子裡的那個人總是一臉憔悴,眉頭的地方已經皺出了三道或深或淺的紋路。

生活是忙,白天晚上都忙,但是這些忙並不足以讓一個人形容枯槁,而且也不是沒有可以停下來休息的時間,只是那種完全提不勁來的感覺,就像藤蔓一樣糾纏在心底,你知道的。

有時候「忙」是預謀性的,是為了忘記某些傷痛和孤單,對於壓力可以視而不見。

可是大部份的「忙」都是「茫」,因為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對於未來還有多少渴望,所以就只能一股腦兒的一直做、一直做。

旅行的意義

上週四到週日連續四天出了一趟遠門,拜訪老友、上清境、看音樂劇、吃美食,我所能想到且足以撫慰心靈的活動全都做足了,很久沒有這麼快樂了,這樣的快樂,一點也不需要壓抑。

對我來說,旅行的意義就是找回那個快樂的自己,享受一下偶爾出軌的快感,即使時間有限,也總是會覺得接下來的困難會變得簡單一點點,或許可以大膽的說它是勇氣吧!

在回程的高鐵上,望眼窗外沃美的嘉南平原,我感謝這四天的順利行程,感謝意外的好運,感謝與我渡過的每一個朋友們。

生日,一定要快樂。

今天是我的生日。來到這世上三十多年的生日。

雖然一向都不會有一群朋友幫我慶生(生日在暑假的悲哀),但我有家人,愛我的爸媽,所以,我是幸福的。

我不想許下什麼宏願,或者那些越來越遙不可及的夢想,我只希望我的家人平安,因為有你們,再大的風雨我都能挺過去,因為我知道,至少還有你們能夠不求回報的支持我每一個決定。

生日,一定要快樂,即使「快樂」是如此卑微的請求。

現在,很孤單。

現在,很孤單。

很需要一個朋友,他會在你失意的時候,義無反顧的朝你奔來,把你連人帶心的往外拖走,陪你聊天、喝酒、抽煙,想盡辦法逗你笑,而你不用顧慮任何事情,只有儘管的耍任性,一直到忘記了難過的原因是什麼。

只要有那麼一個人,可以讓我放心的,把我想說的話說完,而不會有任何道德上的批判,就夠了。

我想,現在應該沒有這樣的一個人存在,至少,在我眼下。

我,

病了,痛了,厭了,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