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飛的鋼琴少年 :: 愛與尊重

想飛的鋼琴少年下午看了這部瑞士片,內容是講一個鋼琴神童的故事,劇情類似很久以前的國片「我的兒子是天才」或是後來茱蒂佛斯特自導自演的「我的天才寶貝」,都是在探討天才教育的不同面向,但此片不同的是,片中的鋼琴神童維特(Vitus)除了會反抗大人給予過度期待的壓力之外,後來還懂得去操縱自己的人生,甚至反過來拯救大人,顯然比起其他天才片的悲慘命運更為天才。

片中有幾個點,我覺得很有意思,可以拿出來討論一下。

我很羨慕西方社會父親和兒子的關係,或者說長輩對待孩子的方式,比如說片中有一幕,維特的爸爸正在忙著製作他所發明的新型助聽器,並準備提案給公司,維特很好奇的想拿起來看,爸爸制止了他,如果在東方社會的話,戲大概演到這裡就結束了,因為東方爸爸一定會把小孩趕開,深怕小孩壞了大事,可是片中的爸爸對小孩的方式是,像對待大人一樣告訴他助聽器的功用是什麼,甚至讓他試戴,讓小孩子的好奇心得到滿足,而且還會對孩子發表的意見表示認同,而不是直接把小孩趕走。

媽媽的角色就比較像傳統東方社會的父母,對孩子有著過度期待,總是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孩子身上,也不問他們到底需不需要,還是有沒有足夠的能力,硬擠硬壓,非得要自己的孩子比人強才行,孩子就只是父母炫耀的工具而已。其實,生活在台灣的我們,大部份的國、高中時代都是這麼一路走過來的,一直到了自己當了老師,還是不停的在學校裡看到這種被過度壓榨的學生,或者孩子明明天資平庸,父母卻要老師將他們的孩子當成天才來教,總認為他們家的孩子比別人家的都好,稍有不順心,就說老師忽略了他們的小孩。
繼續閱讀 想飛的鋼琴少年 :: 愛與尊重

魯冰花與教育反思

魯冰花

「魯冰花」-曾淑勤演唱

我知道半夜的星星會唱歌
想家的夜晚它就這樣和我一唱一和
我知道午後的清風會唱歌
童年的蟬聲它總是跟風一唱一和
當手中握住繁華 心情卻變得荒蕪
才發現世上一切都會變卦
當青春剩下日記 烏絲就要變成白髮
不變的只有那首歌 在心中來回的唱

昨晚不知怎麼著,心裡一直浮現這首歌的旋律,想著想著就開始哼唱了起來。

「魯冰花」這部感動無數人心的電影,是少數令我印象深刻的國片之一,最近將有重拍電影及電視劇的計畫,不曉得新時代的詮釋,是否仍能如同以往的深入人心?

片中的郭雲天老師對於古阿明繪畫天份的支持與鼓勵,對於我現在的教學觀有著深刻的影響,我始終相信每個孩子皆有其獨特的長處,有的孩子頭腦好,教給他的東西,一點就通;有的孩子反應慢,可是給他足夠的時間,他會很負責任的完成你交待給他的任務,可是有多少老師肯來善待這些學生?除了教師、學校的態度會影響教學之外,家長的配合也是關鍵因素之一。
繼續閱讀 魯冰花與教育反思

豬頭,說什麼風涼話!

某部長說要開設警察學分,開放流浪教師來轉職做警察,以補足警力的不足。

你可以想像嗎?原本該在教室裡拿著粉筆教書的人,要變成拿著粉筆在地上寫拖吊的車牌號碼,這種反差有多大?

真是豬頭,說什麼風涼話?如果我們只是為了求一個職位,我們何苦這麼辛苦的參加這些嚴苛的考試,去爭取這麼微小的希望?我們這麼努力,是為了什麼?就是喜歡教書啊!豬頭!那我們是為了當老師的福利嗎?你們想當然爾會如此臆測我們的意圖,但事實上是,若你真的喜歡這份工作,即使薪水微薄,你仍然會教書教得不亦樂乎。講台就是教師的舞台,我們每個人都必須靠自己的力量,去爭取站在台上的機會,這是公平的,但是你不能在這麼困難的時候,不願意改善這些師資培育計畫失當的後果就算了,還盡說些風涼話,出些餿點子,不但對我們的處境一點建設性也沒有,只會讓我們感到悲哀,和被恥笑的羞辱感。

會踏上這條路,不是聯考填志願考上的,更不是沒工作,才想找個公職來做(如果是這樣,那不如去考高普考),因為教過書所以喜歡教書,才這麼努力的想成為教育圈的一份子。如果你懂得小孩臉上那種求知的渴望,如果你能體會教書的成就感,如果你有一點點同理心,你就不該說這些話,如果這些話是開玩笑的,那就更不該了!豬頭!罰寫「我以後不會說風涼話了」一百遍,明天交!

延伸閱讀:
謝揆新點子:流浪教師彌補警力
杜正勝:人人可考警察 相關規定應問內政部
全教會抨擊:頭痛醫頭的短視政策
藍綠委口徑一致:不妥當
蘇嘉全:歡迎合格教師投入警察特考
警政署:拿粉筆一樣可拿槍桿
直言集》即興式施政 口惠實不至
流浪教師彌補警力? 大學生搖頭
在講冷笑話嗎?–酋長的部落格

紙飛機

紙飛機

詞: 小寒 曲: 林憶蓮, 黃韻仁
製作人: 林憶蓮 編曲: 黃韻仁

王子騎白馬 月亮不見啦
還有貓咪總是 追著尾巴 有多傻
小時候的記憶 好無價

孩子們玩耍 雙腳全是沙
笑聲讓我想起 童年暑假 那個他
教我摺飛機的他 好嗎

紙飛機的摺法 藏在回憶陪我們長大
紙飛機快飛吧 快樂方法並不複雜
不管未來怎樣多變化 保留這牽掛
屬於我們的童話

紙飛機的摺法 快樂是永不忘的啊
紙飛機快飛吧 拋開煩惱自有解答

孩子們的紙飛機努力的往操場最遠的那端飛行
我忘了自己是個大人,也學孩子們在樓上大聲叫囂
嘲笑那些零零落落如紙屑般的紙飛機
我們是快樂的,快樂的就像個孩子般玩耍
孩子的臉龐在午後的陽光下閃著光芒
我的眼裡也閃著光芒

放牛班的春天想起「放牛班的春天」中,老師走出校門的那一刻,孩子們摺的紙飛機不斷的從窗口飛了出來,落到了老師的腳邊,老師撿拾了幾個,上面寫滿了這些孩子們的不捨。這一幕,令我感動不已。也許是學期快結束了吧,這些多愁善感和依依不捨,總是在這個時候來找我,我也希望就像電影中的那個老師,不論是「放牛班的春天」,還是「春風化雨」,亦或是「春風化雨1996」,這些老師有著無比的耐心,因材施教,即使是所有人眼中看來最不起眼的醜小鴨,他都能發現他的優點,所以這些孩子過了十年、二十年,都還能記得老師的模樣,我總是如此的期許我自己,能夠得到孩子真心的認同,而我的感動也常常來自於這些孩子對我的純真喜歡。

你們總會長大的
但是一定要快樂的長大喲
不管我會在哪裡
你們這群可愛的孩子
我不會忘記你們所帶來的喜悅和感動
我們先說好,你們不准忘了我
要打勾勾喔!

精英主義下的犧牲品

今天去上五E的英語課,順便和Andy、Ruby和Jack商量誰要代表他們班參加朗讀比賽。Andy很不高興,不高興的原因在於他被強迫參賽,因為Ivy要他今年代表學校對外比賽,但Andy覺得自己的事情已經夠多了,又想參加話劇,又要練琴,每天晚上都得很晚才睡,我對Andy很抱歉,要不是當初我告訴他,希望他退出比賽,好讓班上或是其他班的小朋友有勝出的希望,聰明懂事的他,馬上就了解我的意思,跟我達成共識,不再參加英語朗讀比賽,給別人一些機會。就怪我多事吧,結果Ivy就去跟主任說我不讓Andy參加比賽,好像我壞了他的好事一樣,主任指示說就讓他兩頭軋戲吧,當然這原本就可行的,但是小小年紀,就要蠟燭兩頭燒,我替他感到心疼,如果當初我不要告訴他這些事,他就不用像被大人耍一樣,一會兒不參加,一會兒又說又參加,Andy很無奈的兩手一攤說:「這事情你們大人決定就好!」

每次選擇參加朗讀的代表時,我都很心痛,因為一班總有四、五個自願參加,卻總是只有兩個得天獨厚的人可以比賽,當然我也明白這是人類社會競爭的不二法則,但是每當看見那些落選學生眼裡落寞的眼光,我總感到不捨,他們有勇氣想要參賽,我們卻禁止他們參加比賽,他們沒有機會來證明自己的能力。社會的精英主義就像這樣不斷地在學校中複製,每年參賽的總是那麼幾個人,這樣的比賽有什麼意義?學校教育不在讓個人潛能得到最大的發揮嗎?而我們卻禁止這些潛能的發展?

三年級的小朋友都很擁躍的舉手想要參加,不管會唸的,還是不會唸的,到了五年級,就只能勉強的湊出兩個人,半推半退的參賽,那些有意願,甚至是有能力的人不敢舉手,因為他們早就認定他們會被比賽摒棄在外,與其被拒絕參賽,不如就不要參賽了,反正每年比賽的人總是那麼幾個,而前三名也只是輪流交換位子罷了!

我們的教育究竟是要鼓勵小朋友呢?還是為比賽而比賽呢?若早就知道誰會比較優秀,那又何苦辦這個比賽呢?

現在的我沒有能力改變現狀,我只能努力保住自己的飯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