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 A Struggle

最近種種事情排山倒海而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已經超過我能負荷的重量了。

有些事是每逢這個季節就會出現,我稱之為「季節性恐慌症」,與我相熟的朋友都知道這所謂何來,其中的關鍵點在於那種不安定的飄泊感,不過,往年這個「恐慌症」都在數個月後被幸運的醫治了,只是這樣的「幸運」還能持續多久?

會讓我喘不過氣來的,除了那種大限將至的恐慌感之外,最近家裡某些事的巨變才是最主要的壓力來源。

這個巨變,有好有壞,有擔心也有期待。

面對日漸積累的債務問題,老爸決定放棄所有白手起家的事業,包括我們的房子,然後搬家,再從另外一種行業從頭開始。那天看老爸跟人簽了頂讓的約,回頭就令人不捨,像是把親生的孩子給了別人,還希望別人可以好好照顧他。老爸說:「突然輕鬆了下來,卻不知道每天要做什麼事了。」

對於未來,我們家要從另外一個地方開始,希望這個改變是好的,我也希望我能幫忙撐起老爸肩上的責任。

我還活著

各位,我還活著,只是很久沒寫文了。根據上一篇文章的日期,已經將近一個月了,而事實上,應該早就超過一個月了。

在忙什麼呢?

工作忙:這學期多了幾堂課,晚上又兼社大的課,一整個忙得不可開交,空閒下來就什麼都不想做,只想漫無目的的在網路上閒逛,這對我來說就是除了睡覺之外,最好的娛樂了,不過有時候這樣日復一日的規律生活,也會讓我感到厭煩。

購物忙:為了在生活裡製造一些小火花,於是我就買些我最感興趣的3C產品,例如最近買的iphone和它的一堆周邊產品,只是財力不夠雄厚,總是要適時的收手,以免淪為卡奴,這點我倒是有自知之明。

推特忙:其實這一個月來,因為心理怠惰,一直沒有寫文的fu,只剩下零零碎碎的話,剛好twitter就補上這個位子了。

我想是該規劃一個長途旅行了。離我最近的應該是跟音樂班去南部畢旅了吧!雖然我會因此賺不到鐘點費,還要額外付旅費,但是我還是會想去,因為我渴望一個放空的機會,就算如其它人所料,我是被邀請去當「裍工」的也好。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天氣漸漸熱起來了,睡眠狀態都不太安穩,但也可能是心裡負擔的事情太多,害怕著某些我未曾面對過的事。當然,我知道去害怕那些未曾發生的事,也只是杞人憂天、庸人自擾而已。

說著說著,好像我最近過得很憂鬱的樣子,其實也不然,大部份的時候,我是享受這樣的生活的,只是身旁沒有什麼朋友可以分享,還是不免覺得有些遺憾。

這幾天,有些想寫的東西浮上心頭,所以應該會試著靜下心來寫吧!

戴帽子的邊際效益

從小到大,我一向不愛戴帽子,如非必要,例如國小時戴的菊色鴨舌帽、國中時戴的藍色船形帽、當兵時戴的綠帽(不是出軌的那種),我很少會主動去拿帽子來戴,一方面因為覺得戴了之後會讓頭皮不能散熱,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戴帽子的樣子看起來很可笑,於是總是敬「帽」而遠之。

不過最近這幾年,我試著在外出的時候,特別是烈日當空的時候,戴上帽子保護容易陽光過敏的皮膚,成效當然是顯而易見的,至少不會因為過敏發紅而讓自己看起來像個醉漢。而當天氣轉冷的時候,戴著帽子也會比較暖和一點。

最近還發現戴帽子有偽裝的效果,特別是上街購物的時候可以避免被認出的尷尬。我雖然不是什麼大明星或知名部落客之類的,但是因為教書的關係,再加上住在鄉下地方,走到哪裡都有可能遇到學生,所以常常會有學生隔天到校後跑來跟我說:
繼續閱讀 戴帽子的邊際效益

我, 不是因為有錢才這樣的

為什麼總是有人會認為我們家很有錢?其實根本不是這樣,雖然我們家有個大店面,但那是租的,每個月的店租還真不少,而且長期都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況中,負債也遠比大家想像中的嚴重許多,只是老爸一直努力撐著,不想讓自己辛苦大半輩子的事業就這麼收掉。

我承認在過去某段時間裡,我們家確實過得還不錯,我能享受到的也都享受到了,只是做生意總是有賺有賠,並不是一直都像大家外表看到的那麼光鮮亮麗,或許有時候這些光鮮亮麗是因為身份的需要而不得不的偽裝。

被認為是有錢人,其實並不是什麼壞事,而且能夠偽裝成有錢人,還被別人認同,那更是……應該說「光榮」嗎?

可是如果因為這種偽有錢人的形象,而被某些人誤認為「我不缺錢」,那麼「羨慕」就變「酸」了。
繼續閱讀 我, 不是因為有錢才這樣的

阿嬤轉至普通病房了,歐耶~

日本某處湖上

經歷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後,阿嬤今天終於轉出加護病房回到普通病房了。

晚上和媽及小阿姨去探望阿嬤,阿嬤的精神相當好,又回復到原本進加護病房前的狀態,講話也有力多了,只是躺在床上多日、又只能進食流質食物,所以身體還相當虛弱,下床還需要別人攙扶。

阿嬤說:「今仔日看著一位護士生得很水,我佮共:『我孫係博士,做老師,你來做阮ㄟ媳婦,好某?』護士一直給我笑……」

(編按:阿嬤記錯了,我只讀了碩士,博士還沒讀啦!)

阿嬤已經開始會幫我找對象了,可見真的已經好多了,阿嬤用她還沒什麼力的手指敲了敲我的手:「緊ㄟ娶某啦……」

「好啦,好啦,等我娶某,再做一件大紅的旗袍給你穿啦……」有點心虛的說,嘿嘿(臉上三條線)。

醫生說情況好的話,下週應該就可以出院了,bravo!真是太棒了!

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那些「奇怪」的事情又會再來,不過為了阿嬤的生命安全,這次拼了命也要阻止那些「奇怪」的事情發生。

ps.等阿嬤完全康復且安全出院後,有機會再跟大家說那些「奇怪」的事情究竟是什麼。
ps2.謝謝各位幫忙祝禱的朋友,因為有你們的集氣,阿嬤才能度過一關又一關的危機,再次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