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轉至普通病房了,歐耶~

日本某處湖上

經歷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後,阿嬤今天終於轉出加護病房回到普通病房了。

晚上和媽及小阿姨去探望阿嬤,阿嬤的精神相當好,又回復到原本進加護病房前的狀態,講話也有力多了,只是躺在床上多日、又只能進食流質食物,所以身體還相當虛弱,下床還需要別人攙扶。

阿嬤說:「今仔日看著一位護士生得很水,我佮共:『我孫係博士,做老師,你來做阮ㄟ媳婦,好某?』護士一直給我笑……」

(編按:阿嬤記錯了,我只讀了碩士,博士還沒讀啦!)

阿嬤已經開始會幫我找對象了,可見真的已經好多了,阿嬤用她還沒什麼力的手指敲了敲我的手:「緊ㄟ娶某啦……」

「好啦,好啦,等我娶某,再做一件大紅的旗袍給你穿啦……」有點心虛的說,嘿嘿(臉上三條線)。

醫生說情況好的話,下週應該就可以出院了,bravo!真是太棒了!

不過我還是有些擔心那些「奇怪」的事情又會再來,不過為了阿嬤的生命安全,這次拼了命也要阻止那些「奇怪」的事情發生。

ps.等阿嬤完全康復且安全出院後,有機會再跟大家說那些「奇怪」的事情究竟是什麼。
ps2.謝謝各位幫忙祝禱的朋友,因為有你們的集氣,阿嬤才能度過一關又一關的危機,再次感謝!

阿嬤,加油!

日本某處

她是我的外婆,現在正在加護病房中跟生命拔河。

這張照片是小五升小六那年暑假,爸帶著我和阿嬤到日本旅遊時拍的,在那個年代,出國還算是件稀奇事,雖然只是去鄰近的國家,但也夠鄉下地方的小孩羨慕半天了。

阿嬤出生在日治時代,所以雖然國字認不得幾個字,但是日語的聽說卻還相當流利,在日本旅遊的某日下午,我和阿嬤逛免稅店逛得腳痠,於是就坐在樓梯間的長板凳上休息,那時候剛好有位日本歐巴桑從我們面前經過,她突然停了下來,微笑著跟阿嬤嘰哩呱啦的講了一堆日語,阿嬤也嘰哩呱啦的回了一堆,我半句也聽不懂,於是就問阿嬤。

「你們認識嗎?你們在說什麼呀?」天真的我以為阿嬤真的認識那個歐巴桑。

「不熟識啦~伊共你真古錐啦!啊我勾嘎共謝謝啊……」阿嬤摸著我的頭笑著說。

那時候的我就覺得阿嬤好厲害,居然還會說日語,跟著阿嬤走一定很安全,也不怕迷路。
閱讀全文《阿嬤,加油!

微恙

這個禮拜都花時間在感冒生病上面了,雖然不算是什麼大病,但是尾大不掉的症狀很令人討厭,偶爾的咳嗽,但咳起來就像要人命一樣,整個五臟六腑都痛。

自從靠嘴巴賣聲賺錢以來,喉嚨似乎變成我的弱點,幾乎每次感冒都從喉嚨開始,最後也是喉嚨最慢好,不過很幸運的是,即使是生病,一遇到上課的日子,症狀馬上就會好轉,所以也不曾因為失聲而缺過課,這禮拜的情況也是如此,上課期間我像喝了蠻牛一樣,講話的聲音跟平時沒什麼兩樣,可是一下課或是放假,我就連說話都很辛苦,而且常常狂咳不止。

不曉得是吃藥的關係,還是白天想太多,這個禮拜有輕微失眠現象,人雖然躺在床上,但腦筋卻還咕嚕咕嚕轉個不停,每天都在床上睜著大眼睛翻來覆去,最後才莫名其妙的睡著。

或許是某個令人討厭的季節又悄悄來臨的緣故吧!

這篇文還真是沒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