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訓中心(七)

「068…068…」寢室門口傳來了幾聲熟悉的號碼。
「嗯?」我懷疑我的耳朵。
「喂!在叫你啦!」旁邊的人推了推我。
「有……」我以狂奔的速度出了門,幾乎忘了我的腳在痛。班長斜眼瞇了我一下。

看到久違的家人(其實也才兩個禮拜而已)令我不禁熱淚盈眶,彷若是救世主降臨,仰望渴求他們來安撫我的不安和委曲。爸媽提著大包小包的食物和水果,連冰桶都帶來了,我們就在中山室坐了下來,爸拿出「祖傳祕方」的草藥來幫我敷腳,我一邊吃著水果和媽一大早就起床煮的香菇雞湯,心裏是滿滿的感動,讓我暫時忘卻了連日來的不愉快,對!就像是做夢一樣,此時此刻,再沒有比「做夢」來形容的更為貼切了。營區裏到處迴盪著笑聲和小孩子追逐嘻戲的聲音,我想,不只是我,包括許多人,是第一次這麼強烈的感受到家人所帶來的溫暖。

「要不要去福利社買東西?」媽問我。
「好啊……」我想要不趁今天去買個日常用品,平常的休息時間,我這個跛腳新兵根本就跳不到那邊去……。
一路拐著拐著跟著我媽,可是眼睛仍不時注視著四周,看看有沒有長官經過,要記得說「長官好」,可是這一天,長官們好像都躲了起來。跟媽談了很多這兩個禮拜以來的感想,其實媽也不太懂,只是心疼我所受到的折磨,要我多忍耐就是了。營站裏人山人海,空空的售貨架連補貨都來不及,舉凡衛生紙、香皂、內衣褲等幾乎全被搶購一空,冰箱裏也只剩剛補進去一點都不冰的「冰紅茶」,連礦泉水都賣光了,實在誇張的很。媽買了幾件軍用內衣說要給弟穿,我想,等他當了兵就知道……有多不想穿這件「綠內衣」了!

九月的秋老虎不斷地咬蝕著人們對於熱度的抵抗力,只要站在柏油路上超過十分鐘,就會讓人有融化的感覺,可是我們還是得穿著厚重的草綠服,儘管上面的汗水早已乾了又溼、溼了又乾,一圈圈的汗漬成了結晶鹽的同心圓形狀。我的好脾氣使我毎次出操的時候負責公差班的搬水桶工作(因為沒人願意搬),大家總是搶著搬那些較輕的教具,不過一旦出操完畢準備回營的時候,卻又人人搶著搬水桶,因為此時裏面的水早已喝光了,只剩空桶而已,想當然耳,這次又換我搬教具了,人心之狡詐可見一般!

新訓中心(六)

盼望的會客日終於來到。

猶記得那天早晨醒來時喜悅的心情,不同於往日晨起的愁悵,彷彿夢裏才是真實,醒來,是進入一個永無休止的惡夢中。

一大早,很多人在班長還沒吹哨子叫起床前就都醒來了,因為今天是兩個禮拜以來,第一次能跟外界接觸的會客日。此時此刻想見家人的急迫心情,就真如熱鍋上的螞蟻,一刻也等不得。班長規定大家都得待在寢室裏,直到家人來把你「領取」出去,而且班長再三交待,如果有女朋友來探望的人,千萬要克制自己的慾望,不要躲在廁所裏就「做」起來了, 不要把女朋友都當做慰安婦!這些話大概也沒多少人聽進去,因為據說還是有人偷偷地在廁所裏做愛做的事。聽聞這樣的事情總是令人瞠目結舌地佩服他們的大膽行徑,但是一方面心裏又羨慕不已。

前來探視的訪客和車子陸陸續續如潮水般地湧入營區當中,車子和人潮一下子就把大集合場全占滿了,就像假日郊遊野餐一樣,營區裏只要有涼蔭的地方,馬上就被這些攜老扶幼的眷屬用報紙或紙板占據起來,然後席地而坐。才約莫七、八點的光景,營區裏已經熱鬧非凡,活像個菜市場一樣,到處都是人山人海,就連中山室和大餐廳裏也都坐滿了人,平常的嚴敬肅穆,悄聲無息地躲藏在人群的歡笑身後,連班長臉上彷彿天生的不悅,在這一天都收了起來,只剩下一張張的笑臉面具,因為他們都怕家長們會來質問他們的管教方式,或是一些有黑道背景的阿兵哥會「落」兄弟來討公道,所以他們會一整天都笑臉盈盈,即使是眼見阿兵哥做出不當的行為,也只會好言相勸,而不會像平常一樣怒目相向。

「爸媽怎麼還不來啊?」心裏不免開始擔心起來。

眼看著坐在大寢裏的人越來越少,我就更急了:「該不會是睡過頭了吧!不是答應我說要來的?不曉得會不會忘了帶我交待的東西?……」一連串的問號像轟炸機一樣,炮轟著我已經紊亂的思緒。用力地安慰自己爸有遲到的「習慣」,就像初一那年的新生訓練一樣,爸因為車子在半路上壞了,所以等到全校的人都走光了,還不見爸媽的蹤影,只剩下我和門房老伯,孤單的身影就蹲在校門口哭了起來。

新訓中心(五)

ㄟ…那去哪裏看呢?營區裏又沒電影院?而且看來各連都要去看。我們踏著步、唱著軍歌,來到我們吃飯的大餐廳,原來這就是我們要看電影的地方,裏面拉上了一條大白布,加上放映機就成了一個簡單的大廳電影院。在一番折騰以後,燈光終於關掉了,電影正式上演了。是個洋片,正合我意,我最愛看洋片了,那些好萊塢的明星我再熟悉不過了。螢幕上的人影晃動著,還傳來陣陣的淫聲浪語,ㄟ…這部片我怎麼從來沒聽過,畫面上的人物我一個也不認得,而且劇情荒謬,不合邏輯,簡單來說,就是女主角不斷地和不同的男人做愛做的事,做完後再把對方殺掉(有點像莎朗史東的第六感追緝令),看來看去,影片中除了第三點的鏡頭被剪掉之外,其餘的跟A片沒有兩樣。喔!原來軍中也能這樣看電影啊!我還以為只能看軍教片呢!我為軍中長官的開明感到深深的折服,真是佩服佩服啊!像這樣「不知名又香艷火辣」的影片,在我離開新訓中心之前,每個禮拜都上演著。
繼續閱讀 新訓中心(五)

新訓中心(四)

營上的長官再也不能忽視我們這些與日俱增的「傷患」,於是只好找來推拿師替我們錯骨移筋一番,大伙兒一集合才知道:全營的傷患超過了三分之一,這樣的部隊戰力還真不知道要怪誰?看著自己腳踝上散發著奇怪藥味兒的白紗布,希望自己多痛幾天,可別那麼快好,那麼我就可以多過幾天舒服日子。說也奇怪,我的腳踝老是選在非常時刻扭傷,還記得上次嚴重扭傷是在大學聯考前,拖著豬腳般腫脹的腳,根本哪兒都不能去,連上個廁所都得比別人花上多一倍的時間,實在令人痛苦不已,不過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因禍得福,只能乖乖地坐在書桌前K書,也讓我順利的考上大學。此時此刻就如舊事重演、因禍得福,原本全連都得參加的戰技測驗,卻因為我的「跛腳」……哈!不用參加了!哈哈!所以呢…當那些「健康的」精英弟兄每天辛苦地跑著五百障礙和累人的刺槍術的同時,我就輕鬆地出出公差、寫寫文件、刷刷油漆,偶爾擦擦槍,如果有幸去出營站(福利社)的公差,那就更爽了,還可以躲在冷氣房裏喝飲料,順便「電影欣賞」一番,想想也真是對不起那些在大太陽底下操練的弟兄們,他們一定恨不得扭到腳吧!
繼續閱讀 新訓中心(四)

新訓中心(三)

「真的有點累了 沒什麼力氣
有太多太多回憶 哽住呼吸
如果雲知道……」
還記得這首歌吧!許茹芸的「如果雲知道」。
每天中午吃飽飯後,擴音器裡就會悠悠地傳來這首歌,此時此地更顯得令人心碎。想想大學時的快樂時光,「由你玩四年」的美好回憶,對於我這個全國最菜的兵來說,就有如北極一般的遙遠,再加上喜歡「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個性,眼前的境遇讓我自己誇大成有如煉獄般,班長猶如毒蛇猛獸,天天身處水深火熱之中,慘況不下於當年教科書裏的大陸同胞。
繼續閱讀 新訓中心(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