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肉糜先生

酋長的部落格裡看到這篇文章,真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套句小珊的話,真是個「何肉糜」先生,「何不食肉糜」先生,歷史上的創始者就是晉惠帝,現在惠帝的傳人出現了!去年的聯合報讀者投書,也曾經出現一個小惠帝,這位天真的讀者是個國小教師,他投書的內容大意是,他看到台北市教師甄試競爭如此激烈,感到很懷疑,所以他說:「為什麼大家都要去擠大城市裡的位置,如果真的想當老師,就應該有無私奉獻的精神,到偏遠的地方去教那些原住民小孩……」,看到這段話,我當場就想給他一記耳光,看看能不能打醒他,或者希望他多看看報紙,是誰說我們這些準教師不願意去山巔水涯?只是這些山巔水涯的學校也沒有缺可以容得下我們,不用說去年,前年南投信義鄉某國小,招考一名教師,來報考的人數居然有二百多名,這位投書的老師,真得不知人間疾苦啊!所以稱他為「小惠帝」。

面對這麼少的缺額,我知道與其浪費時間在煩惱上,不如多看幾本書,只是每當看到缺額的可憐數字時,還是會有嚴重的無力感,難道一個好的老師,真的必須透過這麼殘酷的考驗才能找得到嗎?上榜和落榜之間只差一兩分,考九十分上榜的人,和八十九分落榜的人的差別在那裡?八十九分落榜的人就是個「不及格」或「不適任」的教師嗎?現在的問題,並不是參加教師甄試的人是否用功的唸過書了,而是即使唸了書,還是會敗在名額的限制上,而教學的熱忱,也會這麼一年一年的消磨掉,你徒有教學能力又怎樣?你徒有教學熱忱又怎樣?筆試沒過,你什麼也不是!再怎麼鄉愿的告訴自己:「我喜歡教書,即使是代課,我也可以很快樂啊!」也總是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暗自垂淚,覺得自己沒有用,根本不是個正式教師,只是學校裡的邊緣人。

對於一般社會大眾來說,教師甄試的競爭激烈,就像看倪夏戀的八卦一樣,當事人再怎麼辯駁自己的清白,在電視機前的觀眾卻打死都不會相信,而且還會認為是他自己活該。對於我們這些流浪教師(或是次長口中的儲備教師)而言,我們就如同那個當事人一樣,一定會有人認為:「誰叫你們要去當老師的?你們一定是因為當老師福利多,才搶破頭去當的!」所以我們即使跳進黃河也洗不清這個原罪。六月十二日搶救國教大遊行之後,一定會有這些聲音出現,而我們的困難處境,很快的就會淹沒在媒體的八卦中了。

現在的我不想再想這些問題,或是哪個何肉糜先生又講了什麼話,我只想好好的考試,好好的打這場戰,贏了,是上天眷顧我,即使輸了,也要輸的光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