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快樂 :: 都是上帝的子民

聖誕快樂
一直都很喜歡看戰爭片,如「搶救雷恩大兵」、「諾曼地大空降」、「帝國毀滅」、「大敵當前」、「戰地琴人」、「戰地情人」、「辛德勒的名單」…等,除了看浩大的場面之外,就是其中的人性最令我動容,尤其是當完兵之後,凡是那種描寫戰爭殘酷或是弟兄情誼的片,都能讓我感動不已,也許是緬懷那段軍旅歲月,也許是曾經深深感受過那種「為誰而戰?」和「為何而戰?」的矛盾。

這部「聖誕快樂」(Joyeux Noël),又名「近距交戰」,是由真人實事所改編的,1914年二次大戰期間,英、法對抗德國,三方人馬在戰場上彼此攻擊,直到聖誕夜那晚,三方協議停火,並且共同慶祝聖誕節,當彼此都建立了友誼,戰爭就顯得沒有任何意義,誰也不願意傷害自己的朋友,從溝通而了解,了解彼此雖然講著不同的語言,卻都是上帝的子民,隨著女高音唱的「Ave Maria」,上帝為士兵們流下了憐憫的淚水。

這樣的友誼並沒有隨著聖誕夜而消逝,後來還協議一同搬運戰死沙場的士兵屍體,甚至還通知敵方即將炮擊,請敵方到自己的壕溝裡避難,彼此之間找到許多親情與感情的連結。

末了三方人馬各自受到上級的懲處,雖然未來尚不可知,但在他們心中對這場戰爭早已失去了盲目的狂熱。「那些安穩的坐在房間裡吃著雞腿的人,怎麼能感受我們在這裡拼命的生活?」戰爭是不是為了滿足私人嗜血的欲望,而將痛苦留給這些只能聽命行事的人?過去戰爭如此,如今社會何嘗不是?

神父放下了他的十字架,因為他的信仰已經被扭曲成殺人的工具,他不是拋棄上帝,他想拋棄的是人為自己做的十字架,他選擇那條小而彎的路,但卻是他早已印證過的真理。

這些看似有些荒誕的劇情,卻是真真實實的發生過,看完後心裡一直想著那些人後來都怎麼了?是不是又去另外一個地方從事另外一場戰役?他們的心裡是不是充滿了對戰爭的疑問?

劇中有三國語言交錯著,所以首先要會辨示三個語言,要不然也要會辨示三國的軍服,才不會搞錯國別,但奇妙的是,三國的共通語言就是音樂,透過音樂把人心牽在一起,所以禮樂可以教化人性是一點也沒錯的。

本片片末順著德軍在車廂裡哼的蘇格蘭民謠「夢回家園」(I’m dreaming of home),童聲和女高音及背景音樂的出現,讓我起了一陣又一陣的雞皮疙瘩,除了感動還能再說些什麼呢?

[audio:http://www.wmfield.idv.tw/wp-music/002.mp3]
請按「play」開始聽歌…
順手翻了一下這首歌,翻得不好,還請見諒!

I hear the mountain birds
The sound of rivers singing
A song I’ve often heard
It flows through me now
So clear and so loud
I stand where I am
And forever I’m dreaming of home
I feel so alone, I’m dreaming of home
It’s carried in the air
The breeze of early morning
I see the land so fair
My heart opens wide
There’s sadness inside
I stand where I am
And forever I’m dreaming of home
I feel so alone, I’m dreaming of home

This is no foreign sky
I see no foreign light
But far away am I
From some peaceful land
I’m longing to stand
A hand in my hand
…forever I’m dreaming of home
I feel so alone, I’m dreaming of home

我聽見山中的鳥鳴
河流低吟的聲音
這是我曾聽過的歌
它穿過我的心田
如此的清澈響亮
我站在這裡
不斷的夢回家園
我獨自的夢回家園空氣中飄來
清晨的微風
我看見美麗的家園
寬闊我心
卻有憂傷藏其中
我站在這裡
不斷的夢回家園
我獨自的夢回家園

這不是陌生穹蒼
也沒有不同陽光
但我離家遙遠
從那些平和的家園
那是我渴望的地方
手牽著手
…不斷夢回家園
我獨自的夢回家園

推薦指數:★★★★★
一針見血:誰要請「小不稀」和「瀕拉燈」一起去看看這部電影啊?

延伸閱讀:「聖誕快樂」官方網站

“聖誕快樂 :: 都是上帝的子民” 有 1 則迴響

  1. 通告: Living Better BLOG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