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連夜雨

好不容易告別「跛腳日記」,眼看著右腳的傷勢一天天復原,已經可以爬上樓梯(下樓還不太行),沒想到又感冒了,真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今天抽時間去看「光良醫生」(他長得很像唱童話的那個光良),他開了一個只有二顆藥的藥方,一顆治鼻水,一顆治喉嚨,但治鼻水那顆吃了會想睡,所以吃了藥的我,大概過了半小時就開始迷迷糊糊、昏昏沈沈,書看著看著會有妄想的情形,還不是那種白日夢,會忘記自己現在在哪裡,真是糟糕……讀書的進度嚴重落後。

我想我是被學生傳染的,上個禮拜腳痛根本沒出門,這禮拜去學校上個課,回來就感冒了。學校真是病毒散播的溫床啊!

剛從日本回來的牛媽也感冒了,該不會是我傳染的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