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跛腳日記2

昨天膝蓋終於痛到受不了了,下午三點就準時到傳說中的名醫那裡報到,這位名醫據說會在痛處施打含有類固醇的消炎針,打針的時候會痛不欲生,但打完後會產生神奇的解痛效果,所以我雖然很害怕會被扎針,但是比起繼續跛腳的痛苦,還是被狠狠扎一針以求解脫比較快吧!

下午三點開始看診,小小的名醫診所已經人滿為患,我大約在二點五十八分左右到達,但掛號已經排到二十六號,名醫果然名不虛傳。我忍著腳痛,坐在狹窄的走道上,隨時都要注意走過的人會不會不小心踢到我的腳,還要閃著推來推去的輪椅,搞得我坐立難安,也許是我的膝蓋知道已經來到醫院了,它的痛再過不久就會被處理掉了,所以它就肆無忌憚的大痛特痛,在接下來等看診的兩個小時裡,我的膝蓋就像被人倒進一大罐的醋一樣,又酸又痛,不舒服到了極點!

在漫長的等待過程中,因為腳痛到不行,根本無法起身去拿報紙或雜誌來看,只能看著身邊的人群自我娛樂。其中有個坐輪椅的阿嬤,她的兩個孫子讓診所裡很多看病的人替他們捏一把冷汗,這兩個活潑好動的小孩,在診所內跑進跑出,並且大聲喊叫,此時診所外正在做下水道工程,因此門口只用一塊鐵板做為通路,他們一會兒直衝到大馬路邊,對於來往疾速行駛的車輛視若無睹,這一招可嚇得診所裡很多人的心臟快跳出來,可是他們的爸媽居然也對他們視若無睹,還讓他們在滿是泥濘的水溝邊玩得渾身是泥,然後再用他們沾滿泥巴的雙腳踩踏診所裡白色的座墊,當場由白變黑,很多人的臉上也出現許多的|||,大家看著這兩個小孩爬上爬下破壞著一切,甚至去破壞電腦時,他們的父母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偶爾發出一點咆哮聲,就任由他們去了,我想診所內,除了我,應該還有很多人想要好好教訓他們一番。

父母如果沒有身體力行的把生活教育做好,那麼怎麼能怪罪老師沒有把孩子教好?

一邊想著父母與子女的教育問題時,終於輪到我看診了,醫生很親切的問我怎麼了,我大致將受傷的經過說了一遍,順口問了醫生關於發炎部位的問題,結果醫生居然拿出一本厚厚的醫學手冊,告訴我哪邊發炎,還比較肌腱和骨膜的不同,看著有著一頭捲髮、帶著黑框眼鏡的醫生認真的講解,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要兩個小時才能輪到我,因為他為每個病人的解說太詳細了。

醫生終於問了我那個關鍵性的問題:「你要打針嗎?」,
「ㄟ…我不知道ㄟ,會很痛嗎?」我裝傻著說,
「你第一次來哦…我看打血管就好了,快快來的就會快快去…」醫生邊開著藥方邊說著,
他的身旁有一盤已裝滿藥劑的小針筒,正在咧著嘴對我笑著,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一針見效』?」
想想如果這個針頭從我的膝蓋打下去,我應該會哭爹喊娘吧!

還好還好,我只要打血管就好,不過護士小姐邊拿出巨大的針筒,至少是剛看到的小針筒的三倍大,邊抱怨著「很煩ㄟ…」,我的心臟也跟著噗通噗通的跳,
「嗯…小姐,是幫我打針很煩嗎?」我害怕的說,
「不是啦,是工作很煩,今天是勞動節,沒有放假,最近越做越煩…」她把針頭扎進我的血管中,
「小姐技術不錯哦…扎進去沒什麼感覺…」我希望用讚美來使她心情好些,
「是你的血管好找啦!」她終於露出微笑,果然說好話有如口吐蓮花,
「沒關係啦,我是老師,我也沒放假啊!」我同理的跟她說,跟她站在同一陣線,
她的微笑曲線更加的上揚了。

這支消炎針打完沒多久,我的疼痛感就減輕了許多,到了晚上跟同學wang吃飯時,就幾乎感覺不到痛了。

早知如此,上次腳痛時就該去看醫生了,整整受了兩個禮拜活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