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記(三)::重回軍營

七月十七日,金門,陰天。

早上為了趕吃飯(飯店早餐只供應到八點半),所以還是很早起床,但早餐的菜色又讓我很後悔那麼早起。

不曉得為什麼,每次住飯店的最後一天早上,我都會特別緊張,尤其是必須晚退房的時候,就怕櫃台一直打電話來催,但其實附給飯店的租金應該是可以待到十二點才對,只是飯店為了打掃房間和送洗床單,通常都會迫不及待想把你給請出去,特別是打掃房間的歐巴桑。

九點鐘時我就收拾好所有行李,打了通電話給營長,看他什麼時候有空來接我,但不巧的是他剛好正在做高裝檢,所以十點四十左右才能來接我,於是我就等在飯店裡看了一部電影,是年輕時的勞勃狄尼洛和梅莉史翠普演的,我不曉得影片的名稱是什麼,內容是講述他們兩個彼此是外遇的對象,影片的結局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但外遇的道德感卻沒有進行批判,果然是好萊塢的製品……

看完了影片已經接近十一點半了,可是營長的車還杳無音訊,我就決定先退房去吃午餐了。我把行李都先寄放在櫃台,兩手空空準備再出去逛逛,但是又怕營長隨時來找我,所以也不敢走太遠,走到附近的7-11買了個素鮪魚飯糰和布丁奶茶,在廟口的大樹下就吃了起來,正當我滿口塞滿食物的時候,營長就打電話來了,害得我只能含糊的回答著。

跟著營長回到了營隊,他叫我先到他房間等一下,他去跟長官們吃個飯。趁著他還沒進來的時候,我先把房間裡裡外外「巡視」了一番,這兒的房間雖小,但設備可比之前的好太多了,不但有冷氣全天候空調,地上也舖了地毯,不過話說回來,就算不是時代進步,國軍的設備改善,營長也早就不只是營長而已,只是我還是習慣這麼叫他罷了,所以升官後享受的條件當然會比從前好啊!

想起那些在他身邊當傳令的日子,有苦有樂,有那些被他罵到臭頭的事,也有那些被他力挺而感動不已的場面,我打探似的問著他現在的駕駛兼傳令,「他對你好不好?會不會常罵人?」那個名字只跟我差一個字的駕駛不太敢吭氣的樣子,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當然我可以理解當兵的人是不太敢亂說話的,尤其是對長官的評論,所以我就自己跟他說:「他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可能個性急了些,但他是個好人……」,我想也許我跟營長有著一段革命的情感,所以對他的了解才這麼多,通常他一個眼神,我就知道我該做什麼了。

現在那個駕駛兵可能滿腦子疑惑,他可能這麼想:「退伍就退伍了,幹嘛還回來這裡,而且還回來找以前的長官,要是我,真想趕快退伍算了,更不想看到這些官……」他不敢說,但我猜應該是如此吧!因為要是換成以前的我也會這麼想。

營長很快的就回到房間來,他似乎很高興我來到這裡,就像久違不見的親人那樣,他開始口沫橫飛的說著那些以前在我們營上的人,誰誰誰升官啦!誰誰誰退伍啦!某某某貪污被記過啦!那些從他口中說出的名字,有些對我來說已經很模糊,但有些人的臉孔卻仍歷歷在目,彷彿那只是昨天才剛發生的,我想起那些有如宮廷內鬥的事情,也想起了那些曾經跟我稱兄道弟的連長們。

重回軍營有種神袐的感受,除了喚醒了曾經當過傳令的記憶之外,也像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就像當初剛剛入伍的時候,我還是會感到緊張,深怕哪個地方做錯、哪句話說錯或是去了不該去的地方,就會被惡學長指著鼻子開罵一樣,雖然我當上傳令之後,那些惡學長對我就有如搖尾乞憐的狗一樣,但我對那段沒有人格尊嚴的時光,仍然感到恐懼害怕。

下午營長去視察,所以我獨自留在招待室裡,睡睡醒醒,半夢半醒之間我好像又穿回了那件迷彩服。這個招待室有小客廳、臥室和浴室,裡面有飲水機、電視機、冰箱、冷氣、除溼機等,對我來說,已經是夠享受的了,何況又是免費住的,只是房間後頭成片的竹林倒是讓我在晚上的時候,心裡直發毛~金門的怪事從來沒少過啊!

用相機隨手拍的招待所內外

四點多,營長回來找我出去逛逛,坐著他的小車一路從金門西海岸繞著,沿途他說了很多戰史,什麼古寧頭大戰之類的,其實我都聽得懵懵懂懂的,但配合著實景,倒是有種思古之幽情。先到了幾個已經裁撤的單位,看看那些已經廢棄不用的坑道和營區,想到那些在地下錯綜複雜的坑道,這麼一廢棄,真不曉得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重見天日,這些營區可都非常具有觀光價值呢!就這麼被埋沒在荒煙蔓草中,真是令人覺得可惜!

車行到了慈堤附近,營長帶我下車走走,我們穿過正在蓋木橋的工地,裡面現在只有一根根裸露的橋墩,橋墩下頭是用網子網成一袋袋的花崗石塊,可能為了消波或是穩定地基用的吧!穿過了這一片工地,我們走上慈堤,一邊有海風吹著,一邊有廣闊的美景在眼前,這個感覺就像以前下午,我總跟在他身後去太湖邊慢跑一樣。

走過了慈堤,我們走到慈堤的建設紀念碑後,讀著那些碑文,營長說道他想寫一本有關於金門戰地歷史的書,當他說完他的大概計畫後,突然叫我往地上吐三個口水,我半信半疑的問說:「一定要吐嗎?」他回答說:「做就對了…聽我的話沒錯啦…但我不想告訴你為什麼…」我照著他說的往地上吐了三個口水,但我也不想知道為什麼,八成又是什麼靈異事件,就像當初紅衣和白衣女鬼的事一樣。(這段故事以後有空再說給大家聽)

我也不曉得我們一共走了多遠的路,只覺得剛才又是爬碉堡的、又是爬樓梯上下坑道的,我還在痊癒中的膝蓋好像有些酸的感覺,不過並不會痛。我們走到營長指定駕駛等我們的地方,發現駕駛忘了關大燈,提醒他關掉以後,我烏鴉嘴的說可能待會兒會發不動,結果我們才再往前走一小段路折返後,車子果真動也不動了,這時候營長居然脾氣好的還幫駕駛發車,以前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以前如果這樣,駕駛應該已經被罵到黏在牆壁上了,果然官當久了,歷練多了,脾氣也溫和多了。

正當我們等待其它車來救援的時候,我和營長又往前走了一大段路,至少有三公里左右,營長越等越覺得不對勁,怎麼可能這麼久車子還沒來接人,他的火爆脾氣終於又出現了(剛剛正在讚美他呢!),隨即打電話去把相關人員罵個臭頭,其實我在旁邊一點也不打緊,只是微微的笑著,「這真是好熟悉的罵人方式啊!」

回到了軍營裡已經將近七點,我的素食便當已經準備好放在營長的房間裡,菜量和飯量讓我一看就飽了,果然是軍隊的規格啊!我現在哪能吃得下這麼多啊!營長還開了兩個軍罐來吃,
一罐是素肉醬,另一罐則是香菇酸菜(不過半朵香菇都沒有……),就怕我吃不飽的樣子,而我卻開始覺得若我在這裡住個三天,肯定多個三公斤。

在營長房裡洗完澡後,營長陪我走回招待所,我們摸黑走在軍營環形的小路上,仰頭就見滿天的星空,我只認得像個勺子狀的北斗七星。我猶記得初到金門時夜半站哨,望著像這樣的星空,心裡想著家,忽然就見流星像雨般的在天空的邊緣畫下驚嘆號,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流星雨,興奮的幾乎忘了在外島當兵的孤寂感。

今天晚上我是睡不著了,除了擔心房間後面那片陰森森的竹林,不知道會不會冒出個什麼來,而且對於重回軍營,我又興奮莫名,那種感覺就像在用著鄧不利多的儲思盆,看著那些從前從前曾經發生過的人、事、物,又重新鮮活的在你面前顯現,今晚一如那個流星雨的站哨夜,我忘了想家的感覺,我也忘了這些年來在生活上的挫敗感,我希望時光就此停住在這個滿天星光的夜晚。

“金門日記(三)::重回軍營” 有 5 則迴響

  1. 那部片子,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遠離非洲」,
    這是我難得記住的幾部片,因為男女主角都是我滿喜歡的演員。

    看完你這篇記事,忽然有種羨慕的感覺,不過當然不是羨慕當兵的苦日子,
    而是羨慕能結識到真情真意對待的朋友,在現在這個社會是多不簡單的事。
    原來當兵也是苦中有樂的,畢竟那是你生活近兩年的地方,
    也許這是身為女性的我們所無法體會到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