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去哪裡?

今天早上升旗站在班上後面,看著前面校長在講話,口氣有點重的在罵小朋友不守規矩,不尊重台上講話的人,但我心裡在想的是,我好像離這個學校越來越遠了…早上的太陽透著厚厚的雲層露不出頭來,而我的心也蒙著一層厚厚的濃霧。

我的矛盾心情這陣子以來都沒中斷過,希望自己保持平常心,不去想那些後果或是假設性問題,但有時候又覺得自己這樣太不在乎,是不是又會讓自己一再鬆懈?

彷彿考師資班的失敗又成為我的陰影,就像那年考研究所那樣的陰影,揮之不去。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勝算,也不想管這次的名額少的可憐。我想好好的過生活,我想好好做該做的事,但是這些壓力又常常會在你休息時來找你,讓你又不得休息,繼續執起武器抗戰。

Irene說她看到我們在義大利喝著咖啡了!
我的心跳躍著,但,這會成真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