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伍

猶記得那個早晨,空氣中的浮動令人躁鬱難安,和心跳相互應和著。

我和爸媽站在鎮公所前,身旁起落的笑鬧聲加深了我的孤寂感。十年在外的求學生涯讓我對於家鄉的人事如此的陌生,心底對於未來的恐懼已經到了無以名狀的地步。入伍,有人說是一個讓男孩變成男人的機會,我直覺就討厭講這句話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長久以來自己對於所謂「成為男人」有過多的排斥,或是自己一直就像彼得潘一樣,不肯面對成長的問題,想躲在「男孩」的面具下一輩子,因為小孩子有權耍賴,不用背負責任,也不用裝腔作勢、打恭作揖的和這個社會應酬交際;因為小孩子可以燦爛的微笑,天真的看待每件事情,不用心煩著工作、家庭、婚姻,也不用生活在這個社會制式的牢籠裏,穿戴著所謂「正確的價值觀」。

眼看著三、四台囚車般的遊覽車駛了進來,我卻無力的想跪地求饒,心中真是百感交集,腦中盡是成功嶺大專暑訓那些反覆難眠的夜晚,心想:此去可是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這一去不知……該怎麼返啊!

爸用眼神示意我該上車了,就如獄吏示意犯人會客時間到了一樣,哎!該放下的就該放下,我就此告別了我的學生時代和我的自尊。

車子繼續往南行駛著,中途又加入了一些新伙伴,我多麼希望車子可以再緩慢一些,讓我有更多時間去面對現實,我從來就像一隻駝鳥,遇到事情總是畏畏縮縮,總要事情早已發生了半响,才敢再次伸出頭來,張牙舞爪的像個獅子般的希望引人注目。車行一、二個小時了,我的心也漸漸平靜了下來,此時司機卻將車子停了下來,車子裏大伙兒議論紛紛,哦…原來司機大哥迷了路,不曉得新訓中心在哪裏,我暗自竊喜了起來,一來彷彿行刑的時間又往後挪了,二來想必這是個偏遠的新訓中心,而聽說越偏遠的地方越爽呢!哈!哈!

車子又順勢地拐了幾個彎,眼見面前已是一般鄉下農用小路了,穿梭過比人還高的甘蔗田後,一座簇新的大門映入眼簾,中坑營區到了,光看大名就覺得是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而且還會「坑人」呢!不由地打了一聲寒顫。看來這個營區是新的,剛種下的小樹苗、似乎還冒著熱氣的黝黑柏油、乾淨整齊的營舍由大門兩邊廣大而無邊地排列著,應喝著一聲聲的口令,中央集合場上已經聚集了不少剛報到、和我一樣「菜」的新兵戰士,每個人的都是一副不安的表情,當然我也不例外,老實說,我都快昏倒了!車子緩緩地停了下來,一股「陌生的不安」向我襲來,車門邊已經開始咆哮了,就如「報告班長」電影演的一樣。我帶著一顆不安的心和微微顫抖的雙腳慌張地下了車。

歡迎來到「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新兵訓練中心。

發表迴響